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中短篇小说 >> 小说原创 >> 浏览文章

轻飏的红丝巾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林生 阅读: 2015年11月25日
 
    林剑在年休假期间回到了老家。
    其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实施已有好多年了,林剑却忙于工作,还从来没享受过。已过不惑之年的他,决定今年休年休假,而且要回老家。这一来是父母一年年老了,想多陪陪他们;二来呢,他想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帮弟弟在村里弄个产业,免得年年出外打工,让父母牵挂。这事早在电话上说好了,就是在弟弟的承包地上建花卉制种和种苗基地。家里一切准备做好后,他来时带了花种和种苗。
    林剑到家后父亲和弟弟已找人开始建大棚。他来后看了一下,一切符合要求,基本满意,就是进度有些慢。他们商量给干活的人说一下,再快一些。为了加快进度,家里就给干活的人供午晚饭。这样父亲和弟弟在工地督促,照应,母亲和弟媳在家里做饭,林剑没啥事就帮着到市场上买菜。
    他们这个镇离县城有三十多公里,而他们这个村离镇街又有二十多公里,算是比较偏僻的,但这个村在镇的最东端,离县城反而比较近,只有五六公里路。这个林剑在镇上上过初中,在县城上过高中,早就知道孰远孰近,买东西当然要上县城。
    家里通往县城的路和二十多年前比有了蚕桑之变,从上大学以来,他只是在回家倒车时从县城经过,工作以后更是很少回家,对这路已是十分陌生。但当年上高中走惯了的路,大体方向没变。走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路上,林剑辨识着路两旁的景观,心里发着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慨。凭着当年留下的那感觉,所以林剑还是很顺利地来到了县城。问了几个人,也找到了菜市场。那里也有很大的变化。林剑来到大门口,还在看,就听到大门口一个粗壮的女高音招徕顾客:“刚摘的水葫芦,新鲜的大葱,辣够味的龙椒,新出地的洋芋,来看看,瞧瞧……”好词儿一串一串的,一遍一遍的,声音尖利,由不得你不去看。
    林剑就走到她跟前。
    摊主不再吆喝了,问:“买菜啊?买点啥?我这里啥菜都有,全都新鲜,价格便宜。”
    林剑说:“买菜,先看看。”
    摊主说:“这么好的菜,还看啥!”
    林剑也不理,看看她,微驼的脊背,臃肿的身上,上下穿着一套褪了色的工作服,胸口衣袋盖上方依稀印着什么建筑公司字样,那衣服大体原来是蓝色的,现在都已看不分明。再细看,她头发凌乱,一说话,额头上就显出道道皱纹。那眼泡微微浮肿,眼角的鱼尾纹就更深了。他脸色是白的,但显然经风吹日晒,已经很粗糙,从额头、鼻旁到两颊都长上了锈迹般的瘢痕。
    看到这里,林剑心中隐隐出现了一个人,高挑的个子,站在那里就想春天刚吐出新叶的柳树。她穿什么样的衣服看上去都很得体,马尾巴辫丝丝顺溜,成天在脑后晃荡着,透出青春活泼的气息,白皙的面皮光洁如玉,弯弯的修长的眉毛下,一双大而闪亮的眼睛,看着什么,仿佛要说话。说话声轻轻的,不紧不慢。
    再想想,那是他当年上高中时的一个同班女同学。那时林剑觉得自己上学不易,因为,同村和他一起上小学,上完的还不到一半。上初中还要考试,依据成绩,按比例录取。好不容易上到初中,和自己一起上完的就更少。升高中考试更严格,录取比例更小。他记得初中毕业,参加高中升学考试,他们学校只考了十来个,有好几位同学都是复读了几年的,竟然没考上。自己幸运算是考上了,是考试升学以来,全村第一个上高中的,而且这个村子在后来几年也没人考高中。你说能不珍惜吗?所以上高中那阵,林剑的全部心思就是学业,一定要考上大学。外班的情况他不了解,本班的同学他也顾不上管。只是这个女同学太引人注目了,走过去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不由你不多看两眼。当时,她就像一个公主一样高贵。但是她是城里学生,而自己只是一个衣着陈旧,瘦得像猴子一样的乡里娃,土里吧唧的,多看两眼也引不起她的注意,所以,实际上也没把她放心里去。
    当眼前的小贩和这有什么关系呢?根本不可能。可又一想,人都在变,我当初不是也很瘦吗?第一年参加高考,体检时身高一米八,体重才一百零二斤,那个瘦样子,不是被人人都称为“猴子”吗?可看看现在,体重接近二百斤,差不多当年两个自己大。林剑觉得看得时间多了,怕她怪,就告诫自己:不想了,快买上菜回家吧。
    称好了几样菜,算了一下,一共是三十二块八毛四分。林剑递给他三十五块钱。她麻利地找给他两块二毛,说:“让你四分,下次再来买啊。”现在没人用分分钱了,让什么,让,当人傻啊。林剑心里想着,把菜放自行车上离开了。
    后来的几天,林剑到菜市场买菜,就都到这个菜摊前来。
    这一天,林剑来到菜摊前,看到那里的葱好,葱白胖胖的,葱叶肥厚青绿,令人喜爱,就买了一把。称好后要装袋,却不好装。林剑说:“就折起来装,或者干脆把那叶拧了,反正那没人吃,也用不着。”
    女摊主说:“我还是给你找个深一点的袋子吧。这葱上青下白,清清白白,看着多好,把叶子折了、拧了,哪里还有诗意!”
    这后一句话完全不同于先前的吆喝,也不同于一般的买卖应酬,声腔完全不同,尤其是诗意的说法,林剑听了很是熟悉,也很是亲切。那个公主的影子又出现在了他的心底。
    想到这里,林剑不禁冒昧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摊主说:“问这干什么?我有什么问题吗?”
    林剑说:“不,不……我……”
    女摊主说:“那你买菜跟我叫什么有关吗?”
    林剑想自己这么一个大块头,站这里,被摊主盘问,真有点不好意思。就说:“不是,刚才听你说话,让我想起一个人。”
    是的,如果真是她,那她一定会对自己有印象。上高中那阵,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城里的,自己虽然考试总在前三名,但并不起眼。他想起的那个女同学更是没正眼瞧过他。这就是是说,林剑和那个女同学,原本都没啥深的印象,只是当时学校有个老师组织成立了个文学社,每周星期三组织开展一次活动。他们班报名参加的只有他和那个女同学。林剑从小没读过什么课外书,对文学,对诗歌,也仅限于老师讲过的。但高二时,学了一些现代诗,林剑突然对新诗有了兴趣,正好文学社成立,他就报了名。最初,只是到了每周星期三课外活动,那个女同学要离开教室到文学社活动地点时看也不看,喊一声:“猴子,活动了。”林剑就放下正在做的作业,跟在她后面走出来。在文学社活动时,那个女同学也喜欢诗。他们在一起读诗,评诗,有时也发表点读诗的感受,当然一般都是那女同学说,林剑只有听的份。不过她说的的确好,总会使林剑有种豁然开朗,眼界大开的感觉。后来他们还试着写诗,写好了互相交流。她写的多,林剑读了,觉得意境好,语句美,很受启发。林剑写得少,拿来和她的比,总觉差点什么。她读了,提些意见,总说:“写太实了,不灵动。”或说:“诗意不够。”
    他就记住了那个诗意,但也没灰心,还是坚持了下来。再回来,经老师推荐,她有一首诗发表在当时的市报上,他想她也许会成为一个女诗人,也期望读到她更多的诗。
    女摊主听了他说的话,看看他这样子,有些好奇,就说:“我卖菜证件手续齐全,不缺斤少两,走不改姓,坐不改名,本人刘诗雯”
    林剑脸上露出惊奇的神色,又问:“你上过高中吗?”
    刘诗雯打量一眼林剑说::“上了,咋的?不就没考上大学吗?当时考不上的人多了,不和现在比,只要考都能考上。”
    林剑也不管她分辩什么,因为有些激动,忙又问:“哪一级毕业?”
    刘诗雯觉得他问的奇怪,就说:“问这些?八六级,没考上。”
    林剑沉吟说“哦,对了,我说咋这么面善。”接着又指指自己的脸,对刘诗雯说:“你还认识我吗?”
    刘诗雯说:“咋不认识,这几天你天天买我的菜。”
    林剑说:“不,我是说原来……不,你认识我是谁吗?”
    刘诗雯说:“我就知道你是买菜的,咋知道你是谁?”
    林剑指指自己额头说:“我是林剑,不,这你可能没印象,就……就那猴子!”
    刘诗雯仔细看看眼前这魁梧的男子,摇摇头说:“猴子?你是猴子?你咋能是猴子?不可能。”
    刘诗雯当然记得猴子,不过那猴子瘦鸡蚂蚱的,站在那里像个麻杆芊,头也尖尖的,咋能是眼前这耳头大肥,虎背熊腰的样子?不过,他能听出自己的声音,知道自己的名字,也许还真是。就说:“我知道当初有个同学,大家都这么叫他,可……这也……”
    林剑说:“就是的,现在胖了。”接着又兴奋地问:“你的诗呢?你还写诗么?”
    听林剑这么说,刘诗雯立刻回到了那个梦想诗的年代,那是多么美好!可自从离开学校后咋就从来没想起过。她低了一下头,然后又抬起头,看看远方,眼睛里似乎滚出了些亮亮的东西。然后幽幽地说:“还诗呢,自从离开学校就忙生计,哪里还顾得上诗。”
    林剑有些惋惜地说:“你不是到淀粉厂上班了吗?”
    林剑也想到了自己。那年高考,他刚好考了第三名,而班上上线的只有两人。林剑没考上大学有些不甘心,家里人也坚决要让他复读。他就重读高三了。
    因为没考上大学,复读的同学有很多,尤其是城里的同学复读的多。很快,林剑就从同学的言谈中知道刘诗雯到淀粉厂上班的事了。当时淀粉厂是全县效益最好的企业,一般人进不去,就连事业单位的一些老师、医生,能找上关系的,都设法往里调。刘诗雯进淀粉厂上班着实让他们这些复读的同学羡慕了一阵子,也谈论了一阵子。
    不过羡慕归羡慕,人家是谁,自己又是谁。努力奋斗吧。于是林剑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他没有再参加文学社活动,除了备考,也没再读过其他的诗。现在想想,自己后来不也顾不上诗了吗?
    接下来,刘诗雯谈到了她上班没几年,淀粉厂产品销路不行,不得不减产,一减产就精简人员。刘诗雯刚熟悉环境和工作,减了几次员后就轮到她了。当初领导说:“等销路打开了,产量增加了,都再回来。”可厂里产品销路每况愈下,还几经停产,以致最终完全停产,据说现在连地皮都卖给了开发商。
    从淀粉厂出来后,刘诗雯扫过街,建筑工地上干过小工,超市当过导购,后来就用积蓄的钱摆了这个菜摊。她老公原来也是淀粉厂的,现在在西门十字那儿摆水果摊。
    这样看来,她还真顾不上诗了。话又说回来,林剑又何尝不是这样。他复读了一年,谁知高考时又发挥失常,落榜了。直到连上三年高三,才考上了农大,毕业后,被自己的一位老师要去了省农科院。后来就埋头业务,心里只有项目、课题、资料、论著。虽然还时时离不了书,但那都是专业书籍,这么多年来,没读过一页文学书,没看过一首诗。直到刚才刘诗雯说到诗意,他才心里一动,想到了诗,想到了曾经读诗谈诗的情形,想到了一起爱诗的同学。此刻他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有些怅惘。
    刘诗雯说过了自己,就问林剑:“看你这发福的样子,该是当大官了,咋还自己来买菜?”
    林剑经多年努力,已评上了高级职称,任院里的一个所长,好像是县处级,应该是个官吧。但他只是说:“只是吃成了这个相,干的事和你差不多,跟你这事还真有点关系。”说过这些,林剑心里空落落的,就想离开。于是说:“好了,老同学,我得回去了。算算,这菜多少钱。”
    刘诗雯急了,说:“算啥,算?这几天不知道是你,老同学真不好意思,这你就拿去。以后还来拿。”
    林剑也急了,说:“这哪成,按市场价算,必须的。”
    看看拗不过,刘诗雯只好算账了。而一旁的林剑则紧盯着,生怕少算了。全部算完刚好四十元,刘诗雯再次绝决收钱,最后说道只收进价,林剑不行,放下四十元,说着“再见”离开了。
    林剑在老家的这几天,一面帮着买菜,一面还还用父亲的三轮摩托车往工地上拉运物品,眼看那车也骑得很熟练了。
    工程今天就能完工。为了答谢民工,林剑他们决定在工程结束时,将他们招待一番。
    这天,林剑开三轮车到县城来。到县城后,他没有直接到菜市场,而是先来到了一家超市,他想买两箱酒,再去买菜,这样方便。
    走进超市时,他发现门的一角也设置上了柜台。现在的人就是行,充分利用空间。在走过那柜台时,货架边上挂的一把五颜六色的丝巾引起了他的注意,随着店门的开关,那丝巾一飘一飘的,其中的一条红丝巾,飘得最高,随着那一飘,引起了林剑很多的想象。
    进到超市里面,买了两箱酒,临出门时,又在刚才那柜台前停了下来。他要买那条红丝巾。店主说:“那要六十块钱。”
    林剑就掏六十块钱买下来,装进了包里。
    很快,林剑来到了菜市场,远远就看见刘诗雯踮着脚尖,伸长脖子,向自己往日来的方向张望。市场上菜铺、菜摊很多,但天上刮着些风。大西北的春天风就是多,空气冷飕飕的,马上就立夏了,还这样。市场上没几个买菜的人,因为这是个小县城,本身就没多少人。
    刘诗雯头发被风刮得凌乱,人冻得缩着脖子。见林剑走来,她急忙拢拢额前的乱发,打起了精神,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随即又问:“今天咋从那边来?”
    林剑说:“今天是最后来,家里事完了,过几天我也要回了。买箱酒,先到超市去了一趟。”
    接下来就是选菜。选好了要买的菜,刘诗雯却不过称,要林剑直接拿走。
    林剑说:“这不行,你快称,称完了我还有话说。”
    听到这里,刘诗雯只好称了。林剑盯着,怕少报斤两,又盯着刘诗雯算好了帐,是六十一块五。林剑要掏钱,刘诗雯则拦着不让掏。
    林剑就说:“不掏钱,这菜我不能拿。你要还把猴子……不……大熊……熊,当同学,你就必须收下这钱,而且……“听到这里,刘诗雯也觉得拗不过,就接过了六十元。林剑犹豫一下,收回另外的一张十元钞。说:“也行,一块五算是老同学让我的。我就占老同学这个便宜。”说着,从包里掏出刚才买的那条红丝巾,递给刘诗雯,说“系上吧,这风大,天也怪冷的。”
    刘诗雯说:“这哪成,不冷,不冷。我不冷。”老实说,这么多年来,刘诗雯除了衣服,还从来没配饰过什么,也没想过这些。
    林剑有些无奈,说:“系上吧,也不只是刮风天冷。”
    刘诗雯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但仍旧站着不动。林剑把红丝巾再往前凑凑,说:“系上它,让我们记住那诗,记住那有诗的岁月。”刘诗雯仿佛明白了一切,接过那丝巾,轻轻地系在脖子上。手离开后,一阵风把那垂下的丝巾两端吹起,轻飏着,像两面小红旗。
    林剑看着,满意地说:“这很好,很好……”说着离开了菜市场。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个人的修道院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