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中短篇小说 >> 小说原创 >> 浏览文章

菊落在秋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风摆莲藕 阅读: 2015年10月14日
 
    北方的深秋寒气逼人,光秃秃的树枝上摇曳着最后一片枯黄的叶子,一阵秋风吹来,不管叶子如何留恋枝头,大树如何挽留叶子,都抵挡不住风霜的无情,叶子还是败落大地。
    白霜成雪的早晨,清河中学的校园就连昨天开得正艳的菊花这时也经不起寒霜的摧残,一朵朵都耷拉着脑袋,有些花瓣甚至枯萎了。平日里书声朗朗的校园,今天也异常的安静,老师们都在唉声叹气的议论着同事秋菊今天早晨去世的事。男老师们个个神色凝重,女老师们早已泪流满面。因为秋菊的那些经历无不引发人们的悲伤和同情之心,所有人都重复着那句话:“秋菊的命怎么那么苦啊!人生所有的不幸都让她一个人遇到了。两个可怜的孩子以后依靠谁啊!”
    秋菊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只有四十三岁,但她经历了人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和悲欢离合。
    秋菊大学刚毕业被分配到小县城的清河中学任教,她为人憨厚老实,长得白净清秀,说话心直口快,就是脾气有点倔强,给她介绍对象的人非常多。最后秋菊相中了在一家山村乡镇府上班的小李,说实话小李长得确实很帅气,一米八零的个子,浓眉大眼,高高挺直的鼻梁下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他的每一句话都能讨女孩子欢心,秋菊就是倾慕于他帅气的外表,沉迷于他的甜言蜜语吧。秋菊和小李认识不久,小李展开攻势,对秋菊紧追不舍,他们俩很快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一年之后秋菊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她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竟没有发觉小李自女儿诞生后回家的日子少了,经常找借口不回家。秋菊既要上班,干家务又要照看孩子,脸色变得暗黄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穿衣服也很随便,邋里邋遢。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听到了小李偷打电话的内容,她才梦如初醒,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没哭也没闹,在小李上班的一天晚上,她去找小李,没想到的是正好撞见小李和那女人在一起。她彻底崩溃了,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怒火和委屈,长期的忍耐如黄河决堤般直冲而下。她朝着小李大喊大叫,骂他祖宗八代。小李当即揍了她两拳,此时的秋菊更是无法承受,在小李单位大闹了一场便连夜返回县城。
    秋菊是个直性子,暴脾气。她回来之后,抱着八个月大的女儿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夜深人静,她才把女儿放在被窝里,自己却背靠着墙根坐在地板上一动不动,面如死灰,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两眼盯着天花板一直看到凌晨三点。她怎么也整理不清自己心里的千头万绪,她心想:自从和小李结婚两年来,她处处让着他,她做饭,洗衣服,照看孩子。小李周末从乡下回来什么也不干,除了哄哄孩子就是看电视。她哪一点对不起他,他还要这样对她。最后,她终于下定决心,明天她要问清楚这么对她的原因,并且和他离婚。
    第二天小李垂头丧气的回来了,一进门便遭到秋菊劈天盖地的谩骂,秋菊骂累了便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哪里做的不好,那女人有什么好的?”
    这时的小李既懊恼又生气,手指着秋菊的脸步步逼近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农家泼妇一个,哪里还有温柔女人的姿态。我要的是一个可爱依人,需要我保护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强悍的女人。”
    秋菊终于明白了,委屈地哭诉道:“你不需要我这样白白付出的女人,我不是你心中的温柔女人,好,我们现在就离婚。”
    一场吵闹之后,家里人,同事朋友都好心劝慰秋菊看在女儿的份上,就原谅小李好好过日子。但秋菊那犟脾气,但凡自己决定的事不可能更改。她谁的话也不听,最终还是离婚了。
    她带着女儿净身出户,在学校的一所破房子里住下来。同事们帮她擦窗子,刷墙壁,搬桌椅,买碗筷,她总算安顿下来了。没办法亲戚家的小女孩暂时帮她带孩子,她上完课可以随时照看女儿。看到秋菊一个人忙里忙外,上班又这么辛苦,没人替她分忧,同事们都很难过,想着秋菊啥时候能碰到如意的人该多好啊!
    正当人们为秋菊的事而操心时,却猛然间发现秋菊脸上布满的愁云不见了,一丝丝欣喜慢慢地爬上了她的脸颊。说话的声音比以前有力了,并开始注重衣着的搭配。同事们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便问道:“秋菊,是不是好事近了,如果是真的,我们真替你高兴。”秋菊笑了笑说:“谢谢大家的关心,到时候我会告诉大家的 。”
    同事们都在心里期盼着秋菊的好事,都希望她这一次能碰到一位如意郎君,能真心对待她们母女,这就是最幸福的事了。一转眼一年又过去了,秋菊终于鼓足勇气对大家说:“这个周末我要结婚,我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同事们一片欢呼,鼓掌的,要喜糖的,了解新郎情况的,一霎时团团围住了秋菊。此时此刻一股暖流缓缓地涌向了她的心窝。在婚礼宴会上,大家看到了一位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听说他也是一位老师。大家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盛满一杯酒,送上浓香的祝福:一心一意,地久天长,白头偕老。
    就在大家的祝福还未平息之时,同事之间又传来了秋菊婚变的消息。但没人敢问此事,只是发现秋菊近期有些反常。新婚的欣喜荡然无存,一张毫无笑意的脸再次跌入了痛苦的深渊,忧郁的眼神呆滞无光,灰黄的脸色顿失三十岁女人的光彩。秋菊为期三个月的婚姻生活在人们的叹息中结束了,没人敢问原因,此后再也没人敢提及秋菊的婚事。秋菊也好像对自己的婚姻死心了,她变得沉默寡言。除了上班,照看孩的,平时从来不和同事聊天开玩笑,她严肃忧郁的表情拒人于千里之外,谁能走进她的内心世界真是个谜。
    六七年过去了,秋菊始终是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同事朋友看着年近四十的秋菊孑然一身,都想再为她张罗一门亲事。每次提起此事,秋菊总是哭丧着脸说:“提起男人,我都怕了,我想一个人生活,现在女儿能健康成长是我最大的心愿,其他的事我再也不想了。尤其是婚姻,带给我的是无尽的伤痛,我只有一条命,我想为女儿而活着。”
    历经生活的磨练,秋菊的脾气比以前温和多了。同事们经常对她说:“秋菊,你还年轻,以后的道路还很漫长,女儿长大了始终要离开你,你还是考虑考虑个人的事吧。找个伴,老了就是一种依靠。”日子久了,经过周围所有人的劝说,秋菊慢慢地改变了过去的想法。
    在一次学校交流活动中,秋菊认识了大卫老师。大卫由于家境贫寒的缘故三十二岁还没有对象,在这个小县城像大卫这个年龄没结婚的男人还真找不到。大卫比秋菊小六岁,但他对秋菊一见倾心。在大卫的心里,年龄不是问题,孩子也不是问题,只要他能走进秋菊的心里便什么事都好办。
    大卫三天两头给秋菊打电话,秋菊就是不接。大卫一急之下买了一些小孩吃的东西,在秋菊租住的房子门前等待主人的下班归来。正好丹丹放学回来的早,发现她们家门口有一位陌生的叔叔拎着大包小包,她走上前问道:“叔叔,你在我家门前找谁呀?。”大卫听到这么亲切的称呼,看到眼前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心里寻思道:这一定是秋菊的女儿。
    “叔叔,你找谁?我帮你。”
    大卫这才回过神来,忙对丹丹说:“我是来找秋菊老师的,我是她的朋友。”
    “哦。你是来找我妈妈的,她还没下班,过会儿回来。那你先到家里等吧。”
    “我猜你一定是丹丹,我听说秋菊有个懂事的好女儿,今天见到了果不其然。叔叔今天有事,不能再等了,这是给你买的零食。等你妈妈回来了,告诉她我是你大卫叔叔。”说着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就走了。
    丹丹朝着门口大声说道:“谢谢叔叔,再见。”
    大卫刚走,秋菊就回来了。她一进门,丹丹高兴地对妈妈说:“妈妈,你猜谁来过,还给我买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秋菊很惊讶,因为她们家很少有人来。便惊奇的问道:“丹丹,我们家会有谁来呢,我猜不到,快告诉妈妈吧。”
    “好,我告诉你吧,是我的大卫叔叔。”
    秋菊为之一振,“我的大卫叔叔”女儿叫的多亲切自然啊,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大卫”一个连她都觉得陌生的人,该怎么办呢?她想了想对女儿说:“丹丹,以后我不在家时,不要让陌生人进家门,我怕你上当受骗。”
    “好的,妈妈,但我能分辨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今天来的大卫叔叔是好人。”
    秋菊一直在回味女儿说的话,晚上,等女儿睡着了,她拨通了每天显示好几次的电话号码。那头的大卫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秋菊温和地说道:“谢谢你,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更不许到我们家里来。如果有第二次,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好的,只要你天天接我的电话什么事都好商量。你不接电话,我天天来。”
    秋菊真拿大卫没办法,气的只好挂了电话。
    上班时,秋菊的电话不停地响,她一看就是不接。同事们劝道:“秋菊,给你打电话的人是想你的人,你不能这么无情啊,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秋菊这次听了同事们的话,只要是大卫的电话她就接。可是,每一次她在电话里都是同样的话:“你以后再不要这样了,我们俩是不可能的,我年龄比你大,并且离过两次婚,还有一个八岁的女儿,你是没结过婚的人,这不是让天下人嘲笑我吗。”
    “过去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知道现在我想保护你和丹丹。”大卫每一次都用相同的语气恳求道。
    有一次,秋菊放学很晚了,当她急匆匆的走在家门口时便闻到了一股饭香的味道,接着传来女儿和大卫开心的交谈声。她一进家门既得到亲切的问候,又有香喷喷的热饭等着她,这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公主待遇。这次她真的很感动,鼻子一酸,眼泪来了,她赶忙找借口去卫生间擦擦泪。一边擦一边想:看到女儿这么开心,大卫这么真诚,我到底图个啥,我是不是该打开风尘已久的心了。
    大卫终于打开了秋菊的心扉,走进了秋菊的内心世界。正当俩人的关系趋于稳定明了时,大卫的母亲知道了情况,她老人家坚决反对。她传话给秋菊:让秋菊死了这份心,他儿子就是打光棍也不能娶她。秋菊劝大卫说:“我的命不好,还是听大人的话,我们分手吧。”
    “你这么不相信我,只要你我不变心,多大的困难都能克服,陪我一起克服眼前的阻挠吧。”大卫自信的安慰秋菊。
    大卫母亲在农村给儿子打量了几门亲事,急招儿子回家相亲,儿子一口回绝。他母亲二话没说坐了直达县城的大巴,打听到了秋菊的住所。这天幸好丹丹随学校队伍去野炊不在家,大卫母亲一进门就破口大骂道:“秋菊,你这个丧门星,离过两次婚,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来勾引我的儿子。你想害死我儿子呀。”
    秋菊一脸煞黄,慌慌张张的一边给大卫母亲倒水,一边战战兢兢地说:“阿姨,你听我解释。”
    大卫母亲凶神恶煞地摔了杯子继续骂道:“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儿子,没什么好解释的,趁我还没有骂更毒的话之前赶快离开我儿子……”
    经大卫母亲这么闹腾之后,秋菊的旧伤被一层一层的揭开,无情的话语就像盐一样洒在她的溃烂处。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用无尽的泪水来洗刷自己的过往。她心想:我到底上辈子造的什么孽,上天一次又一次的来惩罚我。大卫知道后赶忙来安慰,可是不管他怎么说,秋菊就是不开门。大卫一直守在门外,晚上,丹丹回来了,秋菊才打开门。大卫趁机来到厨房做晚饭,并让丹丹好好劝劝妈妈。秋菊这时只听女儿的话,为了孩子她勉强打起精神。
    大卫在他家里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母亲天天骂他威逼他,但他毫不妥协。大卫处在母亲和秋菊的夹缝中苦苦坚持了一年多,秋菊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最后她下定决心和大卫一条心,她不想再失去他。大卫很感动自己终于赢得了秋菊的芳心,他母亲最后也撒气不管此事了。
    秋菊和大卫经历了严冬的考验,最终迎来了明媚的春天。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第二年,他们的小女儿贝贝出世了,秋菊的婆婆也改变了过去的看法,时不时地来看小孙女,这让秋菊很欣慰。秋菊抱着小贝贝经常开心的自言自语说:“宝贝,妈妈也有今天的好日子,这是妈妈从来没想过的。从现在开始妈妈要珍惜每一天,要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要让我们的生活像花儿一样绽放。”
    大卫不但是个好丈夫,更是一位好爸爸。在两位女儿心里,爸爸是排第一位的,秋菊当然失宠了。日子在平淡和谐中酝酿着新的幸福,经过两口子的努力,一家四口人搬进了新楼房,生活一天好比一天。
    灾难总是毫无征兆的来临。那天下午,秋菊和大卫像往日一样各自分头去上班了。快放学时,秋菊接到大卫学校领导打来的电话,说下午两节课后大卫在操场打篮球时突然跌倒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秋菊只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坐在凳子上再也起不来了。她口里不停地念叨着:“不可能,上班之前还好好的。”
    同事们搀扶着她来到了医院,可是大卫已经停止了呼吸。秋菊推开所有人的阻拦一下子冲了前去,双手用力的摇着大卫的肩,哭喊着:“你给我起来,这不是真的,快起来,我们回家……”她的哭声像针一样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每一根神经。此时此刻,任何安慰的语言在秋菊心里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她撕破嗓子叫喊着,哭着,捶打着。无论同事们怎么劝说,怎么拽拉丝毫没有作用。人们只能扶着她任凭她发泄内心的痛,渐渐的她的嘴唇发黄,手变得冰凉,四肢僵硬一下子昏厥过去了。这时人们才把她送到家里。
    同事们及时的给她按摩手和脚,并给她灌开水。慢慢地她苏醒过来了,一睁眼就问道:“大卫在哪儿,怎么还没回来,他说好的下班他回家做饭的。”说着推开所有人准备去找。
    “秋菊,看在孩子的脸上,你镇静点,你一定要坚强,大卫他已经走了,你不能倒下。”
    “不可能,他下午上班前好好地,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他是个好人,老天不会这样对待他的,不行,我要去把他拉回来……”这时的秋菊已经没有眼泪了,没有力气了,断断续续地一直说着。旁边的人都在偷偷地擦着眼泪。
    三四个月过去了,秋菊拖着疲惫的身子来上班了。她蜡黄的脸上愁云翻滚,口里一直重复着那句话:“我的日子过得刚像个人了,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周围所有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断地帮助她,安慰她。她也给自己打气说:“为了两个女儿,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记得上学期快结束时,秋菊经常对同事们说,她腰疼的厉害,上下楼很费劲。等放假了她去大医院检查检查。可是,还没等放假她实在不能再坚持了,就去西安看病。医生瞒着她,把病情告诉了她弟弟爱军,说是癌症晚期。一张生死令当场击溃了爱军,爱军想起姐姐坎坷的人生,想起在家等待妈妈回家的两个可怜的孩子,他该如何给姐姐说,如何给两个孩子交代。他蹲在医生办公室的地板上,身子斜靠着墙,泪如泉涌再也起不来了。突然医生的一句话 “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姐姐会起疑心的,如果她知道了会加速病情的恶化。”点醒了他,他昏昏沉沉,急急忙忙的朝洗手间走去,对着镜子洗了洗脸,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里保持平静,脸上显露出坦然的神色再去见姐姐。
    爱军强作镇静的来到秋菊面前,秋菊急忙说:“医生怎么说的,快告诉我。”
    “医生说你只是一点小病,住院治疗几天就好了。没事的。”这是爱军第一次在姐姐面前撒谎,而且是天大的谎话。
    秋菊凝固的神情放松了许多,接着说:“既然是小病,我们回家治疗,不用花那么多钱了。钱省下来,两个孩子还要上学呢。”
    爱军不由得一阵心痛,他以百分之二百的力气忍住快要掉下来的一滴眼泪对姐姐说:“医生说了,住院治疗好得快,也花不了多少钱,还可以报销一部分,我们既然大老远的来了,就听医生的。”
    秋菊想了想说:“好吧。”
    爱军安顿姐姐住下之后,连忙回家来凑钱。清河中学的同事们知道这件事之后,你一百,我两百,他三百的凑起来已经是三万,再加上学生的捐款总共四万多元,也能救救急。接着学校联系县团委发动全县有爱心的人们为秋菊献出一份爱。
    秋菊在所有人爱心的关怀下,安心的在西安看病。两周过去了,她的疼痛好多了,她执意要回家治疗,因为她太想念两个孩子了。医生也同意她回家养病,爱军只好把姐姐送回了家。
    秋菊出院后同事们第一次去看她,她精神比以前好多了,笑着对同事说:“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病,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为了女儿,为了大家我都要很快好起来,你们看看,我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吗,现在感觉一点都不疼了。”
    “这就好,只要你安心养病,很快会好的。两个女儿都这么可爱,你什么也不用想,心情好了,病自然好得快。”
    “你们都放心好了,我没事的。”秋菊反而安慰别人。
    同事们第二次去看她时,她精力远不如以前,说话气力不足,一句话要分几次才能说完。还在不断地安慰别人:“你们放心吧,我的病时好时坏,医生说了这病就这样,治疗起来慢。”听到这些话,本来想安慰秋菊的人憋着心里的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走出房门,一个个哭的像个泪人儿。
    短暂的三个月,秋菊被病痛折磨的已经不像个人了。同事们第三次见到她时,她瘦如干柴,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滴水不沾,时而清醒,时而昏迷。醒过来时嘴里絮絮叨叨说着:“我会好的,我不想走,我要照看我的孩子。”每个人再也不忍心看着眼前的惨状,都急忙躲开了秋菊留恋的眼神。
    落花有意,风霜无情。就在这样一个白霜成雪的早晨,秋菊带着对女儿的依恋;带着对女儿的百般不舍;带着对父母的愧疚;带着对弟弟的嘱托永远地走了。坚强的她始终没有熬过这次风霜的摧残,秋菊的花儿落了。
    落花中是两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嚎叫和哭闹,爱军拥抱着两个女儿泣不成声。男人毕竟是男人,他对着秋菊的坟墓说:“姐姐,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吃的一口饭,这两个孩子绝对不会饿着。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个人的沉沦 下一篇: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