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写给故乡的情书——李广兴长篇小说《龙蟠黄家》阅读印象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石凌 阅读: 2017年02月05日
 
    《龙蟠黄家》是李广兴先生在花甲之后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所彰显出来的精神意义远远超过了它的艺术价值。作者历经人生风霜雨雪的淬炼以后仍然痴心不改,为故乡立传,为故人招魂,这种精神首先是可钦可佩的,是值得后辈景仰与学习的。
    在这个离乱、变迁的大时代,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剧,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故乡远走他乡,故乡对许多活在当下的人们而言,成了渐去渐远的远方。然而,漂泊在都市与异乡的人往往很难在他生活的城市找到认同感与归属感。如果说漂泊是当代人的生活方式,那么,失根则是当代人的心灵困境。《龙蟠黄家》的作者李广兴在经历了求学、赴外工作多年后以洞明世事的澄澈之心,回望故土家园,寻找生命之根,那些逝去的人和事逐渐从他的脑海里复现,侵扰着作者的灵魂,他日夜难安,于是奋笔疾书,让他们一一复活。
    翻开《龙蟠黄家》,扑面而来的灵台(以至陇东)乡土气息让游离域外的人倍感亲切。故乡不仅仅是一个地名,故乡是氤氲着方言土语、风脉民俗的一种气息,故乡是渗透在血液里的一种欲说还休难以割舍的感觉。《龙蟠黄家》写出了这种气息这种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龙蟠黄家》是一部寄托着乡愁的大作。
    首先,《龙蟠黄家》是一部存史之作。作品通过龙蟠黄家五代人的命运变迁和恩爱情仇,反映了一个村庄近一百五十年的历史。龙蟠小村的历史变迁是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从清朝末年的民不聊生、土匪横行随意草菅人命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对龙蟠小村的冲击,再到土改、“文革”中人性在制度夹缝里的裂变,一直写到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对乡土文化的冲击,商业经济对农村农民利益的掠夺与大迁徙时代农耕文化的破碎及传统文化人的失魂与寻根。通过一系列具体生动的事例,真实地再现了这一百五十多年来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朝代更迭、制度变迁、利益纷争和社会曲折前行的缓慢历程。小说是活的历史,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而言,只要通读《龙蟠黄家》,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中国近现代史的脉络与风貌。比起历史教科书,小说更具象更真实更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龙蟠黄家》揭开了近代史上那段人人皆知,却半遮半掩的历史真相:乱世、烟土、枪炮、土匪、官盗,以及小人物在历史夹缝里求生存的悲壮、悲情、悲惨的众生相。
    其次,《龙蟠黄家》是一部立传之作。长篇小说写命运,一部长篇小说能写清三两个人的命运已属不已。与那种只给个别人树碑立传的作品不同,《龙蟠黄家》是为一个村庄的几代黄土小民立传。小人物就像历史夹缝里的蚂蚁,其死活病痛进入不了史学家的眼,更无人关注他们的精神苦痛与坚韧灵魂。只有心怀悲悯心系苍生的作家才肯赴下身子谛听大地的悲音和民间的疾苦,才能活画出一个个独具灵魂的艺术个体。《龙蟠黄家》写了龙蟠小村五代人的命运史,涉及人物众多,掩卷之后,书中人物如农民黄炳仁、黄爱虎、黄炳玉、黄有录、黄家书、黄世宗、黄东坡、黄狗儿、黄忠明、黄二牛以及他们的女人“一朵花”、王叶叶、夏麦娥、冯莲花等都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就是一些配角人物如土匪张牙、马帮子中的石蛋子等,虽着墨不多,但也形神兼备,令人过目难忘。让人物立起来的是故事。《龙蟠黄家》中故事套故事,前有伏笔,后有交代,人物多而不乱,写出了小人物在极端环境里无法把握命运的或然性和他们小草一样柔韧而卑微的生存现状。决定人物命运的因素很多,其中成长环境、受教育程度、个人性格、价值选择影响最大。如何写出人物命运的不可逆性是写作上的大难题。《龙蟠黄家》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细细思量,其中众多人物命运的发展基本符合其性格发展的轨迹。以黄炳仁、黄家居、黄狗儿一家五代人的命运遭际最引人深思。黄炳仁早年靠着勤劳、胆识与谋略闯荡江湖,贩卖烟土与枪支发了家,有了钱就开始囤积土地、供养孩子上学。他们家族的儿子们纷纷出外求学,其中他儿子黄家居还上了中央大学。就在他们家生活日益兴隆,家道不断中兴的时候,中国陷入了连年混战,接着是土改与“文革”,黄炳仁自然是头号改造对象,他们全家被迫迁出龙蟠村,但家道衰落的运势并未停顿。先是儿子黄家居闲居在家,发现了黄炳仁与妻子夏麦娥的乱伦气滞身亡,接着是孙子黄狗儿不学无术、偷鸡摸狗、赌博成性,把黄炳仁积攒的家财全部挥霍一空。最后是黄狗儿铛锒入狱,黄炳仁老无所依上吊而死。作品通过黄炳仁家的兴亡意在引人向善,坚守道德伦理。
    《龙蟠黄家》以给众多黄家男人立传为主,女性人物虽不多,但多显丰满,其命运也让人嗟叹。一朵花像一朵乱世的罂粟之花,美丽、妖艳,让男人一见就浑身酥软,为他们家开赌场迎来客源。但她的刚烈、善良更让人过目难忘。冯莲花在男人黄夏树病残无根后,与长工黄有录冲破世俗伦理的枷锁,迸发出爱的火花,但她却对黄夏树不离不弃,反而更加周全地照顾他。王叶叶因不孕遭遇前夫遗弃,改嫁山里却生了两个儿子,对讨饭上门的龙蟠人不但不憎,反复想法周济,就是对辱骂她遗弃她的前夫,她也认为他是个“苦苣苣”。对待女人的态度反映着一个男性作家灵魂的高度,比起《废都》中对女性的畸爱,《白鹿原》中对女性的摧残,《龙蟠黄家》的作者对女性大多怀着悲悯与同情,即使是对一朵花这样的“恶之花”,也要让她在关键时刻迸发人性的光辉,对夏麦娥这个与公公、长工乱伦的女人,也只是让她的行为止于男女关系,而没延伸到其他。在女人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社会里,男性的态度决定着女人的生活质量。就这一点,作者的心理是健康的。
    第三,《龙蟠黄家》是一部寻根之作。存史、立传,都是为了存根,保存先祖的气息、文化,让先人魂有所依。保存故乡的方言、俚语、民谣、地方戏曲——灯盏头等,使后世之人魂有所托。小说中以黄世英的所思所想所为交代了写作此书的目的,就是要为曾经辉煌过却早已逝去的祖先画魂。面对传统农耕文化江河如下的局面,面对传统村庄被毁被弃的文化遗址,面对更多的从乡村出去的漂泊者魂无所依的时代潮流,作家李广兴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作品通过黄世英动员乡亲修庙、修族影、研究地方文化、戏曲,思考地方旅游与经济发展出路,把龙蟠小村的乡脉、乡魂聚笼一起,达到了招魂、还魂的目的。作品对灵台方言、俚语、歇后语、戏曲的运用达到水乳交融、炉火纯青的地步。龙蟠的农民说的是龙蟠的土语,唱的是灵台的地方戏,这种稔熟的乡土气息如同陈年佳酿端出了地面,值得反复品赏。从这个意义上,《龙蟠黄家》更像一部龙蟠文化的百科全书。若干年后重读,不仅会看到先人的影子,听到他们的声音,触摸他们的气息,更能找见自己文化的根脉。
    当然,从长篇小说的艺术价值审视,《龙蟠黄家》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值得探讨、商榷和思考的东西。
    其一,就结构的紧凑性而言,《龙蟠黄家》由于所写人物众多,其中不乏精彩段落,但就整体而言,由于作品没有一个贯穿全书的主要人物,显得有段无篇。小说以黄世英的研究、写作串联全篇,但黄世英在小说中只是个文化思考者与观察者,作品未写出他与小说人物的交集,他的思考可以另外成篇,删掉以后,并不影响小说的连贯性与完整性。
    其二,故事的展开与场面的铺陈以叙述为主,叙述为主便于交代清楚,但不利于彰显人物个性,人物的性格、心理要通过人物的言行表现。虽然书中有些冲突比较典型,但就整体而言,矛盾冲突的处理缺乏艺术性,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以笔者微见,如果对主要人物描述时能进行心理剖白、对话等,更能自然而然地表现出人性的丰满复杂。
    其三,如何处理思考与观察,议论与描述,《龙蟠黄家》也为我们提供了可供思考的文本。小说中不是不可以有议论,但议论必须与人物描写融为一体,议论可通过小说人物的口说出,而不是出现一个像黄世英一样游离于故事之外的第三者来说。《悲惨世界》《日瓦戈医生》《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等小说名著都有大篇议论,但议论与故事浑然一体。一部长篇就像一座建筑,任何雕饰都是为了使整座建筑更美观、更大气,如果哪些部分游离于外,读者都能看得到,这样就损坏了整体美。
 
    写于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石凌,原名张惠灵,喜阅读、好旅行。闲时煮字疗饥。著有长篇小说《支离歌》《蝶衣》等,在《北京文学》《西北军事文学》《边疆》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二百余篇,出版散文集《素蓝如瓦》《且行且吟》。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在金黄的麦地里——回族诗人阿麦的《阿麦诗选》一瞥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