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在金黄的麦地里——回族诗人阿麦的《阿麦诗选》一瞥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刘疆 阅读: 2017年01月01日
 
    与来自临夏州广河县的回族诗人阿麦“神交”已久了。之前,往往是在某个群里简单聊几句,感觉却像是熟悉多年的朋友。我知道他多年对诗歌笔耕不辍,却不知他创作的艰辛和多产。日前,有幸收到阿麦馈赠的新书——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阿麦诗选》。匆匆一瞥,既欣喜,又感动,更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汗颜。
    阿麦优美的诗歌里从不缺少意象。比如:《我把夜晚涂成黑色》:
 
        某年某月的某个夜晚
        我把房间涂成黑色
        我把自己涂成黑色
        我把大马路涂成黑色
        我把羊群和麦苗涂成黑色
        我把喜爱的诗歌和心爱的女人涂成黑色
        ……
        我把黑色揉碎然后燃烧
        我在灰烬中寻找黑色的翅膀
        黑色的眼睛 黑色的挽歌 黑色的宫殿
        那些细雨 那些沙砾 那些鬼火——
        在逐渐变黑
        一束花
        在黑色的句子上枯萎
        然后摇着我的左手——呐喊
 
    感觉这首诗歌有浓厚的象征、魔幻味道,“黑色的”房间、自己、大马路或许是夜晚带来的自然环境变化,然而“涂成黑色”的羊群和麦苗、诗歌和女人呢?或许是心境的变化吧?古代高僧说:“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那弥漫的“黑色”是什么?也许是曾经的苦难、生活的艰辛,也许是心灵深处的伤痛;而那些“细雨”、“沙砾”、“鬼火”,或是记忆中的温暖、焦灼和炙烤。“花在黑色的句子上枯萎”等佳句,无疑为诗歌增加了几分神性。
    好的诗人,必须学会和自然万物对话。阿麦诗歌笔下的自然,宛如童话世界,我们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一片纯真。比如《以水的温度,唤醒……》:
 
        那些草原,是我的导师
        她们静谧如处子,那样站着,坐着,睡着,躺着,奔跑着……
        她们说着家乡的语言,昆虫的语言,麻雀的语言
        她们抱着小小的身体,互相取暖
        ……
        她们,是我的导师
        譬如风,湖泊,闪电,玉米地,经幡……
        我常常停下脚步,和她们交谈
 
    又如《这些年》:
 
        这些年
        我听见昆虫鸣叫
        墓草招手
 
        星星眨巴眼睛
        像谁在放牧羊群
 
    屈原在《离骚》中写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堂恩说:“任何人的死亡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好的诗人,必须有悲天悯人之心。阿麦做到了,比如哀悼地震遇难者的诗《逝水》:
 
        有人说
        花儿开始谢了
        我不相信——
        雅安
        他们在说笑
        他们喜欢把玩笑开上天去
 
        乌鸦飞回来了,黑黑的
        像横在天际的棺木
 
    诗歌《我想看到花朵上展翅飞翔的鸟儿》则展现了诗人对和平友爱、天下大同美好世界的向往(虽然是田园牧歌式的社会):
 
        我种植大面积的苜蓿。豢养千万头牛羊,马匹
        在有月亮的夜晚。写一些小诗
        诗里居住着黑人,白人,黄种人,棕色人种
        他们疼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女儿
        哭泣的时候
        有人会一起悲伤。家园里炊烟袅袅,柴草丰足
        向日葵砌成的院墙,没有阴霾。房屋不曾上锁
        他们不拒绝另一种语言
        屋顶上白鸽飞翔
        天空湛蓝……
        诗歌《地球日》是从反面表达了同样的愿望:
        地球是一枚鸵鸟蛋
        人类不过是生活在皱褶处的小小鸵鸟
        我们摧毁 重建 杀戮 奸淫 掠夺资源
        死后白布裹尸
        腐烂于不毛之地
    初看似乎很荒诞,却反映了当今世界的真实。当人类沦为物欲和资本的奴隶与工具,在看得见硝烟和看不见硝烟的战场里争斗,不停地破坏、掠夺、厮杀,让这个世界伤痕累累的时候;谁曾经想到最终“死后白布裹尸/腐烂于不毛之地”的结局呢?生而无意义,而且对这个星球有害,这是不是人类本质的“异化”?通过短短的5行诗,我们似乎听到了诗人的大声疾呼和尖锐的质问。
    亲情、友情、爱情也是阿麦诗歌经常涉及的对象。俗话说“文由心生”,从阿麦的诗歌里,我们听到了他袒露的心声。
    如诗歌《我是一个小扁豆》这样歌颂母爱:
 
        我来到人间
        贪婪地吮吸乳汁
        世上的一切多么美好
        母亲是最温柔的女神  她有
        比湖水更清澈的眼睛
        比纯棉更柔软的手臂
 
        我在她的眼睛上荡着秋千
 
        再比如诗歌《倾听豌豆荚炸裂的声音》,表达了友人生命流逝之殇:
 
        一双大手推开城市之门
        白天和夜晚一样漫长
        我在倾听豌豆荚炸裂的声音
        倾听灵魂抗拒肉体炸裂的声音
        某条路上  朋友们模糊的影子
        正在被秋风猎杀
 
    关于爱情,阿麦的诗歌不乏妙想和佳句。如“一个男人是一座岛屿/一个女人则是岛屿的颠覆者”(《我的爱情,步步为营》);“摆放好檀香木方桌,在绿色蒲团上诵读经文/捧着你的脸如同捧着皓月”《找个借口,让爱黑白分明》;再比如《秀水沥阳,致T小姐》:
 
        那些稻穗儿
        在清风中摇曳
        时光之水静静地流淌,一滴滴玉珠儿
        是你生活中的盐
        细小的爱
        而我的爱
        像豹子掠过地平线
        ——莺飞
        草长。无限的喜悦延续下来
        一切赞美像空房子
        居住着仙草
        和美人
 
    读着阿麦的诗歌,我们似乎漫步于《诗经》的美丽景象之中,总有许多美丽的情绪慢慢滋生、成长、流转……
    阿麦的诗歌,从中华民族的传统优秀文化和西方现代诗歌汲取了丰富的养料。读他的诗歌,感觉语言质朴、纯洁,没有丝毫的粗俗、颓废和晦涩;在阿麦“金黄的麦地”中行走,像和邻家的兄弟说话,满满是阳光和正能量,令人心情舒畅。衷心为阿麦的佳作而喜悦,祝愿他的诗歌越写越好!
 
        2016年10月30日于白银
 
    [作者简介]  刘疆,男,生于1976年1月。白银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白银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白银公路路政执法管理处。1998年开始在报刊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于《人民公路报》《甘肃工人报》《甘肃交通报》等报刊杂志。杂文《乾隆反腐的教训》获省杂文学会、省人民广播电台合办的第十二届全省优秀杂文评选“群言奖”;《<百年孤独>读后感》获白银市“好书大家读”征文比赛二等奖。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自然平实的诗意生活——读湛社琴《丝路故事》有感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