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读贾平凹《极花》有感:再现当下社会的痛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湛社琴 阅读: 2016年08月25日
 
    睡前看书是保持了很多年的习惯了。但通宵读书已经很少了。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常这样,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长时间阅读,已经很难。一是因为劳累后,不久会瞌睡;二是因为书的内容没有让人精神到黎明的魅力。而贾平凹的《极花》,却让胡蝶带着我穿过夜色,一直熬到了黎明。
    贾平凹的《极化》曾经断断续续看过一些节选,完整版的还没看。上周拿到《极花》后,一直静不下心来。周六晚上,随手翻看叶舟的诗集《引舟如叶》时,就被一只粉色的蝴蝶所吸引。
    主人公胡蝶,在偏远山区圪梁村一个孤老的端坐在磨盘或硷畔上的社会观望者老老爷眼里,就是一朵前世的花变的。极花是冬虫夏草,在冬天它是酣眠而死去的小虫子,在夏天却是一朵草长莺飞的花草,浓艳馨香。这样的极花不只是胡蝶,还有会剪窗花的麻子婶、訾米。通过她们的生活,让人又看到了贫困山区生活的另一面,光棍们的生活。   
   《极花》开始就从被拐卖女孩胡蝶在偏远山区圪梁村的男性家庭的生活开始,用全身心体验的方式叙述了胡蝶的遭遇,层层递进,展示出了她所看到的外部世界和经历的内心煎熬。
    窑洞,这个陌生的居住地,让她联想到了蝎子、蛇等居住的地方,而她也似乎成了它们,这里奇怪的味儿让她难以呼吸。但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最后她和这儿融为了一体。被解救后,因各种压力,又返回了窑洞。胡蝶本是具有文艺气质的女性,在飞蛾扑火般地不断抗争,最终在现实面前妥协了,犹如虫子般的小人物微弱的理想之光泯灭后,圪梁村成了她的家。现实让她的梦破碎后,有文化的她开始和窑洞有了感情和节奏。
    光棍不仅在偏远山区圪梁村,到了适婚年龄无妻可取的村庄男子不少,繁衍种族的期望,生理的需求都困扰着他们。2012年8月,回西安和邻居去陕南商洛的一个偏远农村玩,那里交通不便,打光棍的男人很多,年龄大的已五十多岁了,因为没有女人,他们家里凌乱不堪。在那里一个患肾炎的本村女子招了上门女婿后,她就成了村里的“宝”,光棍们尽心尽力照顾她,卖粮卖药材凑钱给她买药治病。因此很想写一篇反映偏远农村光棍生活的小说,而《极花》恰到好处的反应了出来。
  《极花》的性描写有两处,都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第一次是胡蝶被从城里贩卖到圪梁村,一直策划逃跑未成而被拴在窑洞里,快一年,黑亮还没有上过她的床。这一次,黑亮爹做总指挥,拿出酒让五六个伙伴喝了后,他们帮黑亮把胡蝶的衣服扒了,捆绑在条凳上。胡蝶昏迷在条登上,似乎也成了板凳。第二次是已经怀孕的胡蝶,主动请缨,变换着各种姿势爽快地完成了第二次饶有兴趣的爱。戏剧性的是这时地震了,窑顶上落下了土渣,他们竟浑然不觉。这就是大家的写法,恰到好处。
    贾平凹的《极化》不但关注当下中国较为现实的贫困农村男性的婚姻问题,还关注拐卖人口的问题,对现实社会有很强的冲击力。就像主人公胡蝶,这个处世不深的初中生被王总“高工资”的职前培训诱骗后,和几个女孩被拐卖到了贫困山区。她的经历也是时下一些被拐卖妇女和儿童的经历。
    贾平凹不愧是深怀悲悯情怀的大作家,看似平淡,实则诡异奇崛的情节让人从胡蝶的喜怒哀乐中,看到了当下人精神的微妙变异,和作者心系苍生的大爱。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重读柏原 下一篇:文化照亮人生——《空空之外》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