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文化照亮人生——《空空之外》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雪漠 阅读: 2016年08月25日
 
 
    多年前,英国《卫报》全文刊登过我的小说《新疆爷》,西方的一位女汉学家读完后,对中国产生了浓厚兴趣,她通过多方渠道找到了我。当我向她介绍我的《野狐岭》《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西夏咒》等书时,她茫然地望着那七部长篇小说,说有点望洋行叹的感觉,她只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读懂西部,读懂丝绸之路。于是,便有了《深夜的蚕豆声》的缘起。
    同样,去年五月,我应邀前往北美访问,与谈锡永大师相见,彼此相谈甚欢。我给他送了我的文化专著。这些书解决了很多读者的疑惑,但由于字数有三百多万之多,不免让忙碌的现代人望而生畏。谈锡永大师希望我提炼精华,重写一本,这样,会让更多人受益。这便是《空空之外》的缘起。
    今天,在世界文化的格局中,中华文明虽历史悠久,博大精深,但在国外,很多人对中国文化并不了解。与强势的西方文化相比,中国文化显得较为弱势。在北美考察的四十多天里,我深刻感受到这一点。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在当今国际形势下,到底能分得多少蛋糕?还真说不清。在美国很多的唐人街,我甚至没看到一家像样的中国书店。走在他国的大街上,满眼都是中国人的身影,到处弥漫着浓浓的中国味,但这种味只是一飘而过的风,很难在西方落地生根、影响世界。这种现象,引起了我的反思。
    我们常说要建设文化强国,但如果没有一种强大的能够影响人类生活方式的文化,这种“强大”是很难持久的。要实现真正的强大,必须要给世界一个重视你的理由。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在于疆域的广袤,不在于人口的众多,而在于文化基因中的那种自主和强悍。
    2009年12月,我参加“首届中法文学论坛”,在法兰西学院做过一次演讲。当我把中国西部文化展现出来时,很多国外的汉学家为之一震,他们不知道东方还有如此壮美的文化,就如那位女汉学家读到我的《新疆爷》时,竟然不相信中国还会有如此美的爱情一样。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仅有普世性文化,还有更精英、更纯粹的文化,这就是中国文化中的超越文化,它是西方文化没有的,也正是这时的世界最需要的。
    文化是生命的程序。有什么样的文化,就会铸就什么样的灵魂。文化会用一种强大的力量,去影响人的灵魂,进而影响人的命运。超越文化能拯救濒死的灵魂。我文学作品中的人物,都在以不同的形象、不同的生命历程,诉说着人类对永恒的向往和对现实的超越。
    西部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中国的原点文化,其中有非常原始、非常本真的东西,有一种没被现代文明污染的精神性的东西,它能直接作用于人的生命本身,进而影响着人的诸多行为。西部文化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源头,它的博大和精深为中国文化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营养。
    下面,我们借助三位著名文艺理论家对我作品的解读来了解一下西部文化: 
    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先生在2011年4月19日中国作协《白虎关》研讨会上说:“雪漠写生存的磨难和生命力的坚韧,细节饱满,体验真切,结构致密,并能触及生死、永恒、人与自然等根本问题,闪耀着人类良知和尊严的辉光,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雪漠作品有比较贯穿的思想,有直指人心的东西,有一种内在的东西,精神内涵非常深厚。他的作品渗透了浓厚的宗教精神。他的作品写人的精神的救赎和自我解脱,试图重述精神信仰,试图指向人心、剖析人心、拯救人心。此外,雪漠充分发扬地域文化的魅力。回首中外世界文学史,许多留名的文学作品,都与地域文化有很大的关系。”
    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先生认为,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每当中原文明疲软乏力死气沉沉时,西部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总会介入,它们的每一次介入,都会给中原文化带来活力。在2015年8月24日上海作协的思南读书会上,陈思和教授说:“西部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东西?这个我没有办法说,因为西部文化应该雪漠来说才是权威的,他在那儿生长出来的。文学与精神,与审美,是一个完整的文化体系,是那个地方的风水,那个地方的天地,它是融为一体的……当西部文化在我们面前展示的时候,它更大的层面是精神性的。这是西部文学和东部文学不一样的地方。东部文学缺少的东西正好是西部文学补充给我们的,不是我们上海去帮助西部文学提升,而应该把西部文学介绍给上海,不要在小事小非、物质上纠缠,应该在更高层面上看人生。”他还说:“我为什么看重雪漠?我觉得雪漠与张承志是中国当代西部文学作家中最有精神性的。它不仅仅是小说写得多美啊,或者故事写得好看不好看啊,它不是这个问题,它关心的是人怎么活,人的生命应该放在什么样的地方,我们说安身立命。它没有那么多的物质性的东西给我们安身立命,所以它追求一种超越性的东西。”
    在2009年10月22日复旦大学《白虎关》研讨会上,陈思和教授说:“西部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灵魂。”他说读《白虎关》时,首先想到了萧红的《生死场》,“在现代化进程中,我们已经忘了自身的民族精气。雪漠捡起来的,正是萧红的精神,也即对民族精神的探讨”。
    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先生曾为《西夏咒》著文说:“雪漠从宗教关怀那里获取直接的精神动力和信心,使他能够直面那些历史之恶和人性之恶,并以极其精细的写实功力去书写那些极端经验。唯有依靠信仰激发的善的力量,才可能超越这弥漫于每个历史时期的巨大、沉重的恶。信仰之善是极端残酷经验处生长出的娇柔之花。宗教和文学、音乐等艺术形式一样,可能是人类为了让自己能够生存的一种方式。雪漠借助宗教叙事来展开文学叙事,在梦一样的境界中进入、书写恶的世界,如同西部荒原上冬日的阳光照在泥土上的那种苍白,真实而又无力,虚幻而又真实,呈现出一种超现实的经验。”陈晓明先生还指出,中国文学走到今天已经积累了太多的文学经验,要超越这种经验,作者自身必然要先成为“不可思议的人”,而写出《西夏咒》这样不可思议的作品,雪漠自然也变成了达到“让上下合一,消除整体与虚无之间的距离”境界的“不可思议的人”。雪漠的宗教经验并非外来,而是来自他自身的人生经历、他对生死的体验,以及他生活那块土地的本土文化。
    上面的三位批评家在谈我的作品时,都谈到了西部文化,他们对我的认可,其实也是对西部文化的认可。
    中国文化的许多源头都来自西部。要想了解真正的中国文化,西部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存在。
    西部文化具有非功利的特质,它以信仰为基础,对人心性的改变有巨大的作用,既是一种人文科学,又是一种生命科学。它的特征可以概括为两大方面:一是当下关怀,二是终极超越。
    当下关怀以凉州贤孝为代表,它代表了西部文化对当下生活的观照、介入和参与。它保留了最本真、最质朴的中国传统文化,是西部文化活化石。除了凉州贤孝,像敦煌学等,也代表了西部文化的这一重要特点。
    终极超越是西部文化的另一重要特征,在本书中,对它有详细的诠释。它是印度文明和中国文明相结合的产物,是从西部文化的大池塘中长出的莲花。当下关怀代表了西部文化中包罗万象的入世智慧,是金字塔的塔基,超越文化则承载了西部文化中的终极关怀,是金字塔的塔尖,二者相得益彰,互为体用,共同承载了中国西部文化的全息。
    在中国文化中,儒释道构成了三条重要之根,它们同样具有当下关怀和终极超越的特征,这在我的文学作品中均有体现,前者多体现在《大漠祭》《猎原》《白虎关》中,后者则体现在《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中,而在《野狐岭》《一个人的西部》《深夜的蚕豆声》中,我试图将两者融合在一起,以期实现我对中国文化的另一种解读和追求。
    今天,由于大善文化的缺席,人类的价值评判体系出现了诸多问题,人心变得越来越浮躁,越来越焦虑,也越来越功利。功利文化和混混文化像基因一般植入人的灵魂,影响着人的行为。欲望世界是个巨大的染缸,弱小的心灵根本抵御不了其诱惑和侵蚀。这就如同,一块土地上大部分的人都不渴望成长,只想庸碌地过一生,仅满足于物质上的需要,而没有形而上的一种追求时,那么,这块土地的发展就会很慢,甚至因为这种慢而导致最终的出局。一个人要想在贫瘠的土地上成长为参天大树,就必须要有超越文化的滋养;生命中必须注入智慧的活水,才可能走出狭隘和局限,才能让灵魂变得大气、包容和博爱。所以,我一直在传播西部文化,尽己所能营造一片大善的土壤,希望每一棵小树都能够茁壮地成长。
    我们期待世界和平,期待社会和谐,但我们可能不知道,世上的一切纷争,追根到底都是人心的纷争,是人们内心的善恶纠斗,是神性与兽性的不断撕扯。如果你明白了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消失,都是虚幻无常的,你根本抓不住任何东西,那么你就不会执着于那些无意义的争斗了。所以,我一直提倡“文化救心”“大善铸心”。《空空之外》的内容,就在于告诉你如何唤醒自己的灵魂,如何让心属于你自己。善文化的真正意义,就在于不断地完善自己,让自己的灵魂变得强大。在面对诸多诱惑的时候,让自己仍然能保持清醒、自主和高贵。
    不管是完善自己,还是传承、传播文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弱小的孩子想要实现梦想,唯一的办法,就是修炼自己的爱与智慧,这样,才能克服自身的局限,走向更大的世界。在这方面,我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严格按照老祖宗的方法进行了系统训练。我走过的路,可能会为很多人提供一种参照,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
    《空空之外》包括文化传承、哲学理论、实践和妙用四个部分,其内容直指人心,言简意赅,通俗易懂。我将那古老智慧的精妙之处,及老祖宗不曾昭示的奥秘,都毫无保留地奉献了出来。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民族向全人类贡献的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
    《空空之外》是一座桥梁,贯通了古今智慧。它有文字相而超越文字相。它以文化为载体,是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完美结合的一个文本。它注重生活方式的改善,注重灵魂的重铸,注重行为的践行,注重对人生的重新打造,更注重对社会的贡献,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与时俱进的产物。
    写作本书时,我在过去的文化专著的基础上,打乱结构,重新提炼。它高度浓缩了我对西部超越文化的研究成果,既有世界观,又有方法论,从不同层面进行了聚焦式的展示。它有着非常清晰而明显的传承性,有着打破诸多概念的超越性,同时又有着非常科学的操作性,它是哲学智慧和生命实证的结合体。
    用生命实证思想是东方哲学的传统,许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它需要实证,需要知行合一,需要“一览众山小”的整体视角,需要一步一个台阶的实践精神,需要放下一切但又能观照一切的超越智慧,因而理解起来有一定难度,但在本书,我还是坚信自己说出了该说的话。
    所以,本书的出版定能为许多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朋友,提供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提供一种醍醐灌顶式的阅读感受。
    同时,读者还能从中看到另一种人文景观,体悟另一种生活方式,或许,因为有了另一种文化程序的介入,你的人生会出现新的契机。
 
    是为序。
    
    2016年7月20日写于“雪漠沂山书院”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读贾平凹《极花》有感:再现当下社会的痛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