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阅读周刊 >> 浏览文章

清 晨

来源:《甘肃经济日报阅读周刊》 作者:马河静 阅读: 2016年06月17日
 
    我与爱人从胡老师家出来,心里还是蛮高兴的,毕竟胡老师答应给孙女调座位了。孙女眼近视,坐在教室后面看不见黑板。我给胡老师说了多少次把孙女往前调一调,她光答应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孙女说,人家调座位都是到老师家里说的。孙女说得有道理。出于重视以及礼节,我们到胡老师家里坐了坐,这次他爽快地答应,星期一立马给调。
    回家路上,看见一家刚开的炸油条店,就对爱人说在这儿吃吧。我去端豆浆汤回来,爱人悄悄地指了指她边上正在低头吃饭的一个老头。我仔细一瞧,是我多年不见的小学老师。爱人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从衣兜里掏出钱替他付了。
    转身我问:“张老师,你好。”
    “我眼花,你是……”
    “我是南山。”
    “南山,哦——小洼村的。”老师立马操着课堂语言,用筷子在桌上敲着一字一板地说:“你,学习,很努力,就是,语文弱。”
    瞬间我变成了小学生:“是,我记得我把‘尊严’写成了‘尊产’,你用教鞭打了我的手心。”
    “该打就得打,不打,没记性。可你算术好,回回考试都是百分,二十以内的加减法不用数指头。”
    “所以我以后当了数学老师。今早你吃了两根油条,一根一块钱,两根两块钱;一碗豆浆一块钱,这道汇合运算,一共是三块钱,对吧?”我笑着说。
    “呵呵,对,对。”老师也笑了。
    “我给你打发了啊。”
    “啥,你掏了,不行。”张老师皱起眉头,似乎我伤了他的自尊:“你叫我啥?老师,对吧?老师哪能吃学生!?”说着他从口袋摸索半天抠出几个硬币,一枚一枚数着放到我的跟前。我急忙把钱推了过去,解释说:“这不叫吃。巧遇嘛,等啥时候再遇上了,你替我打发。”
    “不!我这一把年纪了,啥时候能碰上?”
    我深知老师的倔强,就打趣说:“老师,东边太阳一大堆,有的是机会,说不定在大酒店碰上,我吃山珍海味,你都替我打发了。”
    老师沉思片刻说:“好好。”朝我身上拍了拍,又聊了几句颤巍巍地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想起了从前。我上三年级的时候,一次请了病假,张老师到家里给我辅导功课。出于感激之情,我妈把在针织厂发的秋衣送了他一件。他高低不要,我硬塞进他的兜里,他才勉强接受。走后,我们发现了他悄悄塞在书本里的三块钱。
    路边有个卖青菜的,水灵灵的,一块钱一把。我捡了两把,从口袋掏钱付账,却发现了老师的三枚硬币。我想一定是老师趁我不注意,把钱装进了我的口袋。   我掂了掂硬币,其实他干了十几年民办教师,早被清退成农民了。
    同样的一幕今天再次发生,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是激动?是感慨?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时间的手 下一篇:后遗症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