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乡村,如此美丽的乡村——读刘满园先生的小说集《乡村情绪》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安石榴 阅读: 2016年06月14日
 
    前一段时间收到甘肃省陇南市文友刘满园先生的小说集《乡村情绪》,是今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很漂亮的书。这一段时间单位忙一些,家务事也多一些,一直没有时间认真拜读,只是粗略的翻了一翻目录,第一篇就是我喜欢的、我曾经在一个小的文学圈子给文友们分享过的《两个懒汉》。依稀记得作者对文中两个人物的描摹用笔很省,但极有性格,所以一直没忘。书的正文前面有三篇序评,我故意没去看,不想让它们对我产生暗示。作者自己的后记我也合起来不去看。自然,我并非真的不打算去看,我是想把刘满园先生的小说全部读完之后,有了自己的读后感,再拜读三位老师的序评。其实,我写此文的时候,那些序评也没有读,倒是刘满园先生的后记我认真仔细的读过了,印证了我读他小说时的诸多感觉:他是一个对文学有着执着的热爱的人。而且非常好的一点是,他一点也不盲目,不自我陶醉,不自卑,他对自己的文学态度和能力非常坦诚。他是个十分理性的人。作为文学同道,我其实是很赞成这一点的,我觉得对文学的爱,多一点理性,少一点疯魔,倒恰是缪斯女神喜欢的爱的方式。这种状态下,得到缪斯女神的青睐,难道不是指日可待么?
    好了,还是说说刘满园先生的小说。
    我端午节三天时间哪儿都没去,专门看刘满园先生的小说集,沉浸在刘满园先生的乡村情绪里,感觉过得蛮充实、有意义。
    《乡村情绪》这本小说集,大量篇幅是对当代农村生活进行剖析和诠释的,也有官场和城市生活的小说,但比例非常小,我忽略不计。所以,我认为,这部小说集以《乡村情绪》(其实这是其中一篇小小说的题目)命名还是很恰切的。它虽然是短篇小说的结集,却因为题材的集中和深入,非常形象和直观的给读者展开了一幅极具地域特色的、新世纪中国西部乡村生活的长卷。给我的感觉有点像名画《清明上河图》,一个题旨下,每一个细节(其实就是刘满园先生的每一篇小小说)都是生动的、丰富的,从题材上看与整个画面和谐一致,从写作的特色上看,体现出作者比较强的文本意识。进一步展开来,或许可以这样说,刘满园先生对陇南这片土地抱有深沉的热情,他赞美它,也讴歌它,但他的笔触并没有在这个层面上停滞不前,在描摹乡村的淳朴、大地的优美、山川河流的壮阔的同时,他笔墨浓重地关注着新历史条件下农村社会的根基——乡村伦理所受到的冲击(我认为这是个很重要的观察,值得研究)。有很多形象和故事都是具有震撼力量的,这让我十分敬佩刘满园先生对乡村的把握。而作为一个作者而言,这些敏锐的观察和丰富的阅历,无疑会对他的文学事业给予最好的回报。
    既然说到乡村情绪,那么,就要有乡村特色。我觉得刘满园先生小说的地域特色也是他的一处亮点。这让他的文本比较有自己的风格,比较容易的就和其他作家的小说区别开来了。我总结有三点,一个是,刘满园先生对一些基础素材的利用是注意它的地域特色的。比如地名:烂桥子,黑沟子,猫儿嘴,李家磨。比如人名:夹狗,虎娃,三九,改琴,秀菊。这些构成故事真实性的小细节,作者其实并没有忽略。如果说,这些地名、人名出于一种习惯的话,那么,刘满园先生在方言的使用上,我认为是有着他自己的考量的。我抄录了两个句子作为例子说明一下。他在描写天气炎热的时候,说“五月的天气鬼热”,描写寒风凛冽时,说“风头子就像刀子一样生冷”。我觉得“鬼热”“风头子”这两句方言的利用,是恰当的、有节制的,因为,它读起来并未像邹立波《暴风骤雨》那样,让东北以外的读者困难重重,而是相反,它——适当的方言运用,使故事亲切和生动起来了。二一个是,刘满园先生在修辞上也有自己独到之处,看似不经意的一些比喻,不仅仅与乡村主题协调一致,对表现人物、烘托气氛起着应该起到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那是非常精彩的,可以单独加以欣赏的语言。比如写一个老石匠,他说“提起老石匠,都熟悉得如同自己的胳膊大腿一样”;写狗儿翻脸不认人,说“畜生就是畜生,毛脸东西不认人”;写一个人从县上回到村里,说“鸡上架就能到”;写一个小人物受到挤压,说“自己只是人家的一只牙签,吃饭时憋着了,才能想起来”。这些语言范畴上的能力,照亮了他笔下的故事。三是,刘满园先生的小小说细节是注意地域特色的,或者说是贴着故事和人的,往往笔墨不多,却十分感人。以《点灯笼的女人》为例,这个看起来神经不正常的怪异女人,和镇长“我”的对话,不仅吓了“我”一跳,也把读者的眼泪“吓”出来了。这个朴实的农村女人,丢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几近疯魔,但是,她要的也仅仅是二十斤煤油,给孩子照亮回家的路。小小说《一个人的村庄》写痴情等妻子的三九,每个除夕,都夹一把笤帚,为不可能回来的妻子清扫出一条山路。这些看似写实的描写,实则是非常令读者心痛的。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乡村的沦陷到底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悲情的伦理崩溃呢?读者禁不住会思考这个问题。另外《走出森林》对山中寺庙的描写,对山中一些规矩,人和动物的关系的描写,都是非常有意思的细节,在我看来极其珍贵。人们说,小说是语言的艺术;有人认为,小说可以没有情节,但不能没有细节。可见小说语言和细节的重要性。总的来说,读刘满园小说中的语言和细节,我认为它们共同构成了刘满园乡村的情绪,更是刘满园先生的文学情绪。
    刘满园先生的小小说创作是十分踏实的,《点灯笼的女人》、《陪钓》、《真会折腾》入选了中国作协创研部和漓江出版社的2015年小小说年选。用大白话说,这两本集子都是很难上的,只有实力作证,没有捷径。因为,众所周知,小小说创作是个高产体裁,每年写作者众,会制造出大量的产品,鱼目混珠,泥沙俱下,在这种情势下,能够以作品的品质脱颖而出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还是那句话,实力为证。但也并不是说,刘满园先生的小小说就没有缺点了,怎么会呢?我阅读完他的小说集《乡村情绪》之后,掩卷静思,觉得他上升的空间蛮大,除了题材可以进一步拓宽之外,我认为,他明显的问题也还是出在语言上——瞧,他的优势和劣势竟然矛盾的集中在一个问题上。具体的说,有些语言是粗糙的,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跳跃,显现一种局促和不安。要说,小小说体制小,一般说来一千五百字左右,但不是说要削足适履。小小说也是要从容的,就是说要在一千字五百字左右的空间里,从容余裕的讲好一个故事。
    (作者安石榴,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获六届金麻雀奖,八届黑龙江文艺奖,《小小说选刊》佳作奖、原创奖、优秀作品奖,出版小小说集五部。)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书法艺术创作最高境界:技进乎道 下一篇:云中谁寄锦书来——魏世新长篇小说《鸿雁》的艺术构思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