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百花 >> 浏览文章

喝粥翻书

来源:甘肃日报 作者:王太生 阅读: 2016年06月07日
 
    雪夜,适宜用苏州青烹粥,翻《菜根谭》。
    肥厚的苏州青,叶茎一片一片掰开、洗净,用张小泉菜刀细细切碎,入粥,文火慢炖。
    《菜根谭》是一棵老青菜,在雪夜里,一瓣一瓣地掰,喝粥时读,养胃、暖心。
    我手捧一碗粥,一手翻书,“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过。幸生其间者,不可不知有生之乐;亦不可不怀虚生之忧。”读这样的句子时,一碗粥,碧绿;纸页间,有风,有鸟飞过。
    许多好书都错过了,在这雪夜,遇到《菜根谭》。我在年少时没有认真去读,书一直在那儿等着,寒夜喝菜粥,读到这样的句子,心中陡然一沉。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人,喜欢翻时,揣摩那个写书人的心境,于书中与他相遇,哪怕隔着几百年。
    几百年的时间并不长。几百年后,当一个人读着文字,眼睛里有山,映着水;看到时光,望见天地,能够引起情感共鸣,说明那本书像一棵菜,仍然活着。
    一册线装书,在没有人读它时,清风明月去翻。从书架上,或故纸堆里,拂去书页上的灰尘,浸泡在苍凉的水里,遇到阳光,或者好天气,它又活了。还能带给这个人各种各样的心情,好心情、坏心情,或者,不好不坏的心情。
    在雪夜喝菜粥翻书,有这样的感觉。不过,有些书,少年时读过,并不解其中味,只有经历过,里面有稻的米香和菜的清香,才知粥味。
    在这个匆忙的人世,经常领觉到人生的许多“不快乐”。是做事没有别人顺?处境没有别人好?还会听到有人背后说你的不是,而忽略了碗中,“不可不知有生之乐。”
    我们有什么不快乐?每天呼吸着清新空气,还有什么比喝粥更快乐的事情?是外在的因素导致内心的不快乐,还是内心本来就不快乐?大多数人属于前者。
    有些文人,天生就是逍遥乐。李渔在《闲情偶寄》里得意地说,多少年后,有人还会读他的书。人不在了,书还像一棵青菜长在菜园子里。文人的偷着乐,金圣叹在《不亦快哉》中列数三十三种。每一种,都会让你开怀而乐。金圣叹的《不亦快哉》,是我喝粥时,用来佐餐的五香萝卜干。
    一本书,就是一碗粥。所不同的是,它们有的是糯米粥,有的是红豆粥,有的是玉米粥,有的是红薯粥……我觉得读《菜根谭》,适宜喝菜粥。
    雪夜喝粥,能抵御风寒,周身暖洋洋的。走在寒风里,就惦记着赶紧回家煮一锅菜粥。煮粥时,红泥小火炉,火焰舔着锅底,先用小米下锅,待到渐渐翻滚时,撒下苏州青的菜末,米浆稠绿。喝粥。
    许多事情,古人早已琢磨透。比如《菜根谭》还说:“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我在深秋,爬上徽州一座不知名的山上看日出。站在山峦之巅,凉风灌衣,空气寒冷清冽,看到天地的浩大无边,有人生的寂寞一时和万古凄凉。
    一呼一吸,人活一世,不过百年,一日就这样不知不觉,在吃饭喝粥中过去,因此不可不知活在这个世界的快乐。
    怎样活得像一株植物,而无虚生之忧?春天对一朵木笔花傻笑,夏天躺在一棵古树下睡觉,秋天听床下虫子叫,冬天口鼻呼烟、呼啦呼啦喝粥……
    在雪夜,喝粥翻书,不觉天际泛白。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神秘的镜铁湖 下一篇:《白色庄窠》中的藏地小镇叙事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