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作家新书 >> 浏览文章

甘肃作家刘满园精短小说集《乡村情绪》出版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文清 阅读: 2016年04月24日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ISBN978-7-5190-1143-7.
 
    近日,甘肃陇南籍作者刘满园的精短小说集《乡村情绪》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乡村情绪》收集了作者两年来发表在《百花园》《天池小小说》《文学月刊》《小小说大世界》《短小说》《微篇小说》等报刊以及中国作家网的精短小说77篇,作者在这些精短平实的叙述里,格外钟情于自己熟悉的农村生活,通过对乡村社会一系列故事讲述和不同阶层的人物塑造,对西部农村发生的沧桑巨变,以及对传统观念和伦理道德面临的崭新挑战,充满了人文关怀,对当下农村相对存在的法理问题、空巢问题,教育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刻的反思。在许多篇章中,有对旧农村的认识,有对“三农”问题的关注,有老一辈农民对新农村的困惑,也有新一代农民对未来的向往和憧憬。而农村和土地,是我们的根基所在,也是我们的精神故乡,这一点也许正是我们挥之不去或者更为稳固的乡村情绪。
    《乡村情绪》里的人物和故事,发现和体味,寄托和渴求,无论站在那个角度来看,其价值取向都是宽泛的,严肃的,也是主旋律的,大众化的,更是值得品读的,给人启迪和鼓舞的。
    作者简介:刘满园,60年代末生人,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供职于陇南市文联,为陇南市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开拓文学》副主编,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约作家。小说,散文、评论作品散见于《百花园》《萌芽》《飞天》《中国贫困地区》《天池小小说》《东渡》《大森林文学》《大观》《短小说》《文学月刊》《小小说大世界》《茉莉》《讽刺幽默.精短小说》《微篇小说》《现代家庭报》《天下》《今日库车》等报刊、本地内刊和中国作家网等文学网站。小小说《点灯笼的女人》入选中国作协选编的《2015年中国微型小说精选》,小小说《陪钓》《真会折腾》入选杨晓敏、秦俑编选的《2015年小小说年选》。
 
刘满园小小说印象
毛树林 
 
  从今年开始,市文联计划对全市近年来文学创作势头较好、成绩相对突出的作者的作品,进行推介和全面展示,进而巩固文学创作队伍,稳定文学创作人才,不断提高文学创作质量,达到以点带面,整体推进文艺创作的目的。前些年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编辑出版了多部文艺作品集,也对一些重点文学作品,进行了研讨推介,都是出于这样的尝试和考虑。以后我们还会继续选编陇南优秀的文学作品,也会在我们的两报一刊,采取集中较大篇幅的方式,来展现作家们的创作实绩,鼓舞大家创作出更多更有分量的文学作品。
    据我所知,20世纪80年代开始,刘满园就开始在《萌芽》《飞天》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了。可是,随后好长时间,由于工作和生活的诸多困惑,他的创作一度处于低迷状态,甚至终止状态。陇南文艺界的好多文友,文人们为此都觉着十分遗憾。大概从2008年开始,满园重新默默开始了创作,两三年时间里,在全国较大一些公开发行的文学报刊以及一些严肃文学网站,发表了200多篇小小说和小散文,这个成绩令人振奋。在文艺界朋友聚会的好多场合,我都称赞过他的这种“回归”,经过这么多年的沉静和积淀,满园终于还是回到文艺队伍里来了,这是一件好事情,我们也渴望更多的文学作者,都能够在有了丰富的人生和社会经历后,重新回到生机勃勃的陇南文艺创作队伍中来。
    这次满园自选的这些精短小说,之所以拟定《乡村情绪》这样一个标题,我想大致因为作品题材大多来自农村,或者处于城乡边缘吧。事实上,作品里好多人物活动的空间和故事发生点,都在“乡村”这个地方。这种题材空间,实际上也是我们更多作家的生活和经历空间。我读了满园一些篇目,他善于从我们惯常的现实生活中取材,构思提炼,并将一个个故事浓缩在一天或几天的时间里,将情节高潮凝聚于某一个生活场景中。在《红白喜事》里,满园对于现实生活中类似于鬼蜮的氛围,用神出鬼没的手法,将他从生活中删除,还生活一片平静。另外如《乡村情绪》、《黑饭》中法理的缺失,《城里的月光》、《留守男人》、《桂香》中空巢问题的存在和农民面对的崭新挑战,《金蛋和银蛋》、《邻居》里人们面临的人与人之间的新型的社会关系,都值得我们思考。《老石匠》中,慢工出细活的老人,木讷得近乎雕塑,言语少得如同哑巴。他在村民心中,近乎一个先知先觉者,他的预见好像每一次都挺准确,这儿,这个人物显得有种神秘感。平日里,老石匠给人们的感觉,好像是一个冷血动物,肚子里只装着一幅铁石心肠。但是,当夹狗家里起火,哑巴要往屋里冲,去救炕上睡着的不满周岁的弟弟时,他(夹狗)“给老石匠一把拽住了,老石匠身轻如燕,闪进了火海......孩子得救了,村民们赶来,老石匠已经折回河道里,拿起石锤,干起了自己的活计。”这里对老石匠的描写,却跟前面的描写形成了对比,具有了人性的温暖和美好。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有许多类似老石匠这样的人,让人既不能理解却又从内心敬重,这就是刘满园小小说的魅力所在。
    满园小小说中的社会生活背景,各类小人物的生存状态,都来自真实的现实生活,作品中人物的爱憎悲欢,理想追求,都能给人真切鲜活的感受。《钓鱼》中,同事们对“二十来岁的常一阳,突然就喜欢钓起鱼来”迷惑不解,原来新来的局长“特别喜欢钓鱼”,正是与江局长常常一起钓鱼,“局里的竞争上岗结果出来,跟常一阳比拼得最激烈的张立淘汰出局,常一阳稳稳当当走上了办公室主任的岗位。”《蹲点》中的县委书记对自己安排过的工作竟然一无所知,究竟谁在撒谎?通过人物在工作过程中的心态变化,揭示出人性的弱点。《玩笑》篇中兔子先生和鸭梨彼此的玩笑,带给我们诸多关于夫妻间感情危机越来越严峻而复杂的深刻思考。满园小小说的很多人物,好像就在我们的身边和生活中,能够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小说人物的影子。
    满园在这些精短小说中,格外钟情他所熟悉的农村现状,对农村法理问题、空巢问题的思考,对小城镇普通人婚姻观念、传统伦理和道德观念淡薄的忧患意识,溢于言表,读来像新闻或者社会调查那样,具有较强的社会责任感。除这次编选的77篇之外,他写机关小职员或小公务员生活的更多文字,都有时代感,都有新的寄托,他笔下的小人物,活脱淋漓,呼之欲出。
    小小说必须具备独特的构思,巧妙的布局谋篇,洗练的叙事风格,出其不意的结局,才能浓缩人世的悲欢离合,才能挖掘出要表达的社会生活内容。满园的小小说,在透视生活,揭示人性本质方面做了一些尝试,虽然还有待进一步提升,但是他捕捉人物和生活的感觉经验是充分的,而且是新鲜的,细嫩的,也是准确深刻的,他对人物的把握拿捏,也是比较到位的。这里自选的这些作品,是他近期小小说创作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里那些人物故事,那些发现和体味,那些寄托和渴求,我们无论站在那个角度来看,其价值取向都是宽泛的,严肃的,主旋律的,更是大众化的。
    读完满园这些鲜活生动的小小说,让我们愉悦,令我们思考,小小说创作,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大众文化现象,所推崇的是一种平民艺术,倡导和弘扬的,也是大众文化。如今,精英化、大众化、通俗化三种文化形态,共同构成了文学斑斓多彩的天空。回首近年来的陇南文学创作,虽然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很大程度还是框定在文学“精英化”或者精品意识这根琴弦上,而一根琴弦是不能够能奏响气势如虹的交响乐章的。因此,必须不断丰富小小说文本,在文学的地域化、通俗化、大众化上找到突破口。小小说这种体裁,注重思想内涵的深刻和艺术品质的锻造,又以精致隽永、雅俗共赏见长。小小说篇制虽短,也能写出感人的故事和人物,也能反映时代的缩影和历史的涛声,也能塑造出惟妙惟肖的艺术典型。
    可见,小小说作为一种正在迅速崛起的文体,它从多方面调动了大众对文学的理解认同。热爱文学的过程,无论从阅读、思考到写作,于己于人都会起到净化心灵、陶冶性情的作用。小小说的产生,顺应着历史前进的文化走向,从文体上弥补了长中短篇小说和其他文学体裁的不足。就满园的这个小集来说,不论其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如何,对他近年来的努力和作为,都应当给予充分的肯定。最后,期待满园继续努力,不断前行,越走越远。
 
    (毛树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陇南市文联主席。)
 
刘满园的乡村情绪 
蓝月
 
    小小说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以其“巧于营构”“以小见大”的文体特点,越来越受到读者的喜爱,而创作小小说的作家群体也不断地在壮大。小小说的艺术魅力在于:小、新、巧、奇。创作小小说“往往从一个画面、一组对比、一声赞叹、一瞬间之中,捕捉住了生活,表现出一种新鲜的思想。”(王蒙语)由此可见,小小说同样需要作者对社会、对人生,进行深沉的思考,并且通过对生活中素材的捕捉与提炼,将这种思考融入进去。
    刘满园正是这样一位善于思考,挚爱小小说创作的作家。
    初识刘满园,是被他的名字吸引的。满园立马让我想到了农村里青翠的菜园子,这样的联想让出生农村的我倍感亲切,再看满园的小小说,果然字里行间充满着乡野气息。如今,欣闻满园的小小说集子就要出版了,作为他的朋友,我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记得我第一次编发他的一篇作品《点灯笼的女人》,让我记忆深刻。文章写了一个乡镇干部刚上任就遇到了一个大白天点灯笼的女人,后来才知道,女人点灯笼只是为了让丢失的儿子找到回家的路,女人丢了孩子,找政府只是为了讨要一点可以点灯笼的油,这个要求真的低的不能再低了,而我们百姓的父母官们去真正了解过百姓的疾苦和需求吗?文章的结尾:“原来女人要油,是这意思。我鼻子不禁一酸。”百姓需要的正是能够为百姓鼻子一酸的好官呀!
    也正是从这篇作品开始,我开始关注刘满园的作品,他的作品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不管是农村题材,还是都市题材,都或多或少流露出一种特有的乡村情绪。一位作家的成长,离不开生他养他的家乡,家乡的人和事往往是作家创作的源头所在,在我而言,我比较喜欢莫言和苏童的作品,而且特别喜欢他们以自己的家乡作为背景的小说,感觉特别真实有感触,真的是百读不厌。满园早年当过乡村教师,对农村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和生活体验,他的作品的素材大都来自农村。用他的话来说,“我的小小说多数有点‘非虚构’性,更多题材,都来自我的工作生活小圈子,全然是对生活的真实记录,真切反映。”也许朋友会提出疑问,不都说小说都是虚构的吗?为什么说是非虚构呢?其实,小说的情节确实是虚构的,但是小说里面的人物的性格、温度、味道都是真实的,鲜活的。
    满园这部以《乡村情绪》为名的小小说集子,他要向读者要表达的是怎样的一种乡村情绪呢?怀着好奇和期待,我通读了这部书稿,读后有一种欣喜的感觉。
    《两个懒人》是一篇非常典型的农村题材小小说,文中的两个人物,都带着原始的农民气息。这篇小小说的场景不大,着重描述了扁铁匠和侄子贵宝的一段对话。我们写小说的,都知道,小说仅用对话来表现,其实难度是很大的,很容易写得单薄,没有看点,导致小小说的失败。满园却用生动的语言让人物活灵活现地站在读者面前,对话中引出情节的发展,写出了农村老一辈对新社会农村发展的困惑,和新一代农民的抱负。结尾也是非常精彩:“太阳升起来了,照得满院生辉,照得整个村庄一片晶莹。”满园用写景巧妙地描述出了新农村、新农民的发展前景,以及农民心中的喜悦之情,同时他也写出了对农村青年都离开村庄,荒弃土地,出门打工的忧思:“土地是活人的命根子,离开土地谁也蹦跶不了多远。光图挣钱,我看你几爷子吃钱去。”这个思考是现实的,也是沉重的,农民离不开热爱了一辈子的土地,更希望自己的后辈能在这片土地上发展,过上欣欣向荣的生活,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又有哪一个能真正离开生养我们的土地的呢?
    像这样构思巧妙,能激发读者思考的小小说佳作,在《乡村情绪》这本集子里面,还有很多篇,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解读了,相信当您打开这部作品时,能给您带去别样的惊喜。满园在后记中提及他认识到的自身不足之处,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有责任,有追求的作家,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一定会在写作中找到更多的乐趣,也能够在不断探索中写出更精彩的佳作来!
 
    (蓝月,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副秘书长、江苏闪小说学会会长、《小小说大世界》主编。)
 
刘满园和他笔下的农村群体 
冷清秋
 
    每一个创作者都在以自己的笔调,书写自己所认知的生活。
    其内容或关注当前现实,或回望过去,偶尔也可能把目光投向将来。但无论讲述的东西如何变化,在孜孜不倦的创作中,一些中心的主题会逐渐浮出水面。而这些主题的深度和覆盖的广度,一方面展现了创作者的创作水准,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创作者在文学之外,对现实的关注和思考。
    通读刘满园的《乡村情绪》,作品里有一些文学上的符号特别引人注意,比如像“人自身的情感矛盾”,像“百味人生”,像“关于人性”等。而其中最突出的一个,就是“关于农村和农民”。后者已经成为本书的主题格调,书中相关的作品篇幅更是超过了一半还要多,而最精彩的篇章也大多集中在这一部分。
    这里面显然有着一种“理所当然”。除了作者个人的情感积淀之外,“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也是这个世纪之交,我们绕不开的一个重大命题。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说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农民的儿子。因此体现到文学上,对于“农民”这个群体的追忆和思考,就成为一种带有“寻根”性质的探问。此外我们的社会正处在转型期,城乡冲突已经演变成了一系列无法回避的社会现象,因此“农村”这个符号也就成了文学关注现实的一个具体场景。
    所以无论是从个人的情感寄托,还是从文学与现实之间的互动考量,“农村和农民”这些话题都必然会成为触动作者创作的现实因素。因此就不难理解在满园的这些作品中,关于农村元素的作品何以如此之多,同时为什么其中又频出佳作。这显然是作者自身和文学与现实三者之间的一种良好融合所致。
    在这些作品中,作者对于旧农村有着清醒的认识,像《村长不在家》里,最后情形的对调就让人深思。背后原因种种,但是小农意识所造成的精神诉求的狭小,必然产生生活无聊和追求的庸俗化,可能这才是必然。而像《黑饭》中买卖人口这种对人尊严的侵害,以及对于钱财的贪婪,也都是亟待改变的现象。至于贫困带来的冲突,在《没有爱情的乳房》里则以一种更极端的形式体现出来。这些问题虽然只是一些线头,但是已经深入触及了旧农村的一些根本问题。可喜的是这些都是“过去”,随着社会的进步,农村的面貌开始有了很大的改变。然而,这个过程是让人百感交集的。就像《七月》和《回家的路》里所表现的,类似矿难这样的悲剧,成了对于农村群体的一种不断伤害。他们为国家的发展付出了很多,但是收获甚微,甚至还要以性命相抵。最关键的是里面更多的问题在于对于生命的漠视。
    如果说这种直观的伤害还可以控诉的话,那么接下来因为青年人外出打工所引起的空巢现象,就是一种难以诉说之痛。因此从《放下》和《真会折腾》里的小摩擦,到《一个人的村庄》里人物疯疯癫癫背后的寓意,再到《瞄准》中的悲剧情形,事情的发展正在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
    问题是出路并不明朗。《无中生有》中讲述的情况也许过于极端,但是《城里的月光》背后所体现的种种冲突,却是实实在在。这些离开农村的人,处在一种两不沾的悬空状态。面对的也只是另一种叵测的命运,和认同感上的煎熬。所以就不难理解《留守男人》中的结尾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这种回归乡村的努力和对于家庭价值的再次重申,就是一种试图掌握命运的尝试。这种尝试和对于旧有观念改造的倾向,在《两个懒人》里体现得更明朗,在《恋爱中的诗人》中传达得更积极。他们不再试图单枪匹马地一个人走出农村,而是开始尝试立足农村,让农村融入到社会的发展之中,努力避免成为现实的旁观者。
    作品写到这一步,应该说已经站在了社会发展的最前沿了,再往后农村这个群体具体会怎么走,还会遇到什么问题,已经逼近了文学当前所能描述的极限。也许我们可以猜测,可以尝试通过虚构情节来推演,然而最终我们也只能回过头来,等待现实的发展来具体告诉我们。
    “农村”所能承载的主题和内容当然远不止这些,像《金蛋和银蛋》中人情的冲突和融洽,《红白喜事》中对于亲情的眷恋,还有《大牛和他的童话》中所呈现的童趣和背后的无声成长,《老支书》里所展示的一个农村干部的人生境界,以及《一脸坏笑》所隐含体现的人心向背等,满园通过这些作品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个不同的主题情景里。
    归根结底,土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根本,而“农村”更是数千年来中国的根基所在。虽然时代的发展不再需要农村继续担负如此重任,然而作为中国人传统的精神故乡,这一点却始终不会改变和动摇。而满园的这些作品,就是身处在这个“传统故国”中,向着“新世界”所投射的关注和思索。
 
    (冷清秋,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洛阳市文学艺术研究会会员,原全国小小说高研班教务室主任。)
 
后记
刘满园  
 
    倾情于文学好些年头了,傻不拉叽念小学读初中那阵,就开始有点重文轻理的幼稚。后来上了中专,在原成县师范那样一个极具人文意味的学校里,在张晨、高天佑、刘长江、王帆棣、赵玉虎、成志杰、李业兰等等这样更多文人师友的相互影响下,就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了。前两天,跟师专曾经给我代过数学课的董老师闲聊,还说起我至今常梦见自己半学期过去数学作业一点都未做,从梦里恍然惊醒的情景,以及每次考试前,我和几个可能不及格的同学,都要死皮赖脸去给数理化老师送年画走后门要分数的事情。如今回想这些,哈哈一笑当中,已然有了人生的诸多感慨,诸多况味,岁月不饶人啊,好多好多的过往,瞬间便成为了回忆,嘿嘿。年轻的时候,天天做着幼稚的文学梦,学业上往往爱走极端,及至慢慢品尝到偏科的滋味,后悔已然晚矣。
    当然能够梦想成真,走上这条路吃了这碗饭的同学,自然另当别论。我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乡村学校当孩子王,从边缘的洛塘到偏远的五库,一干就是八年。而且接踵而来的各种生活负担,早把当年的一腔热血付之东流了。有人说,一个人若在求学期间浪得虚名,走上社会必然默默无闻,这话绝对真理,尤其于我。后来感觉好多在校期间响当当的同学,出了校门,还真悄无声息了。不过,这事也不能笼而统之,更多学而优者,头脑灵活者,则士则商,如今早已功成名就,连文学爱好者这个名声都唯恐避之不及的,还是大有人在。对我来说,毕业20余年之后,又调到文联来工作,算是圆了我的梦了。必定,文学是我之所爱,我不能写出像模像样的作品,却能够为更多文艺工作者服务,还能浸润在文艺的滋养里,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啊。
    多少年过来,就算积累了一点拉杂文字,也没有多大意思和分量,特别是没有多少文学意蕴,也不敢弄结集成册这样的大事情。在当下文学日趋边缘化的时代,多少名家名作尚且无人阅读欣赏,像我这种水准,只能自欺欺人,顾影自怜,出书弄啥,叫人看笑话?当然了,话虽这么说,内心里依然想着,有朝一日,能把自己本来拿不出手的东西收拾一下,堆积起来,印上那么三五十册,给屈指可数的亲朋好友们留个念想。这样,近来便在同事们的鼓励下,鼓起勇气,汇集起这么一小堆味同嚼蜡的汉字来,实在有些汗颜。大概从2009年开始,经不住老同学叶柄的动员,我开始在中财论坛贴小小说,并坚持了两三年,写了100多篇。如今看来,这些所谓的小小说,还是不够成熟,只能算是一些素材,一些半成品。2014年开始,我又参加了全国(郑州)小小说高研班学习,老实说,这回算是找到组织了,这里集中了全国小小说大家名家,传道授业解惑。两年来,我便不断把这些东西进行捯饬,再磕磕碰碰贴上去,接受老师同学的拍砖和斧正,而后,再进行打磨,最后便有了这样一些依旧还需要修改和完善的东西。
    好在,我慢慢懂得了文学是一辈子的事的深刻含义。其实,爱上了文学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断绝这份向往,它必定是我们心中最美好最神圣的寄托。这一点似乎也挺重要,一辈子写不好,还可以爱好,可以去享受,可以去追求。享受和追求,某种程度上,就是靠近或者走向真善美,走向心灵的平静与安稳。如今在国家层面上,总理报告中,也提倡全民阅读,一个爱好写作者的阅读量,还是超过国家标准和普通民众的。同样,小小说里面有着大智慧。这些年,我心若止水地待在旧城山市政府院内,读王蒙冯骥才,读许行孙方友,读王奎山,读杨晓敏,读秦德龙,读安石榴非鱼,蓝月冷清秋,等等等等,读得非常充实和富足。小小说作品宝库里,的确不乏经典,不乏传世之作。读之品之,受用之,乃人生幸事。回望这一段时日,别的收获没有,对小小说的拥有和享受,还是富余的。于我而言,有此,足矣。
    我是一个老老实实的人,喜欢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实话实说,我这里收集的这些东西,虽然一部分在公开发行的刊物发表过,一部分贴在中国作家网和小小说作家网,一部分在当地报刊上登载过,其中《点灯笼的女人》、《陪钓》、《真会折腾》还入选了中国作协及杨晓敏和秦俑老师选编的2015年小小说年选。但,距离结集出版,还是底气不足,我还有很远的路程要走。这回,我还是心急想吃热豆腐,才抄小路近路,自我安慰,弄了这么个小辑,真的有些汗颜啊。这些涂鸦,多数有点“非虚构”性,更多题材,都来自自己工作生活的小圈子,全然是对生活的某种近乎真实的记录,真切的反映,还没有走出自己,走向“大我”,根本不敢奢谈思想艺术这些深刻的话题。就算这会儿我已经将其编辑在一起了,还是觉着匆忙粗糙,拿不出手。这些文字里的感受和体验,尽管也算真的,善的,独立的,鲜活的,也有我的追求,我的寄托,但我的处理和开掘还不够到位,作品应有的感染力和穿透力不足不够,我甚至觉着好多题材,还停留在一个比较低级的层面上,有着无限大的提升空间。作为一个热爱写作的人,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有所突破,从而更完美地完成自己的文学表达,才是分内之事,别的一切都不重要。
    为此,集中这些文字,自我小结,留此存照之外,就是征求意见,鼓励自己,继续前行,慢慢把这些半成品,舞弄得更加圆润一些,饱满一些,厚重一些,耐读一些。
    于我而言,能够得到这样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善莫大焉。在此,我要郑重感谢陇南市文联毛树林主席,感谢著名小小说作家蓝月老师和原全国小小说高研班冷清秋主任的真情关怀,他们于百忙之中,亲自捉笔,为我加油鼓劲,非常难得。为此,今后我会更加潜心努力,争取慢慢靠近那些美好的寄语。另外,这次编辑工作,也少不得中国文联出版社的愉快合作,少不得同事们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谢过。当然由于时间仓促,水平有限,编辑中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谬误和纰漏,恳请师友们批评指正,我也会铭记于心,改之加勉。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东乡族作家钟翔散文集《撒尔塔情思》出版 下一篇:张存学长篇小说《白色庄窠》单行本出版发行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