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小小说 >> 浏览文章

大辣子和小辣子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河流 阅读: 2016年04月16日
 
    大辣子不是人们吃的那辣子,是村民岚岚的绰号;小辣子也不是人们吃的那辣子,是村民锵锵的绰号。俗话说:“红皮辣子,紫皮蒜,昂头的女人,勾头的汉——难缠。”大辣子就是昂头的女人,小辣子就是勾头的汉子。
    大辣子和小辣子是一个村子的人,大辣子家在小辣子家的上头,两家之间仅有一个二十米左右的土坎隔着。这个土坎像受过惊吓的鸡,若有个风吹草动,就会“鸡毛落地”。西北风 “呼啦啦” 吹一晚上,小辣子家的坎根下能造一座小土山。小辣子为这事没跟大辣子少说,可是大辣子从下雨天推到下雪天,连一个屁话都没说。眼看又到下雨的季节了,小辣子担心大辣子的楼房坐下来,一屁股砸死全家,熬煎得没个囫囵觉。虽说辣子家族里诞生过辣死人的小辣椒,但自己的辣度要跟“大辣子”相比还差十万八千里。斗不过嘴皮子,可以用大脑袋战胜大辣子。小辣子找来一截废旧的火筒,对准大辣子的家喊:“谁家再往我家排水,把爷爷房子泡塌了,我就住谁家,让你们养老送终!”放屁还能产生效应——要么让人捂住鼻子,要么落地有声。可小辣子折腾了几天的结果,连一个响屁还不如,他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就掏空脑袋想办法。
    一天,大辣子姑娘出嫁,酒席就办在大辣子家的楼上。小辣子得意地把嘴角一翘,对着大辣子家的方向说:“今天先尝尝爷爷的头道菜——腾云驾雾。”说罢,小辣子点燃坎根的柴火,那些火焰吐着舌头,像一匹匹骏马直奔大辣子家。紧接着大辣子家猜拳行令声戛然而止,吃席的人三三两两地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甚至有人喊:“不好了——小辣子家着火了!”小辣子噗嗤一笑说:“再尝尝爷爷的第二道菜——臭气熏天。”小辣子把媳妇的破鞋、破衣服,甚至还把一些妇女用品一同放进火堆中……
    大辣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自打吃了小辣子的“两道”菜后,心里鼓鼓的,天天板着指头等秋季。一群群大雁向南方飞去,大辣子露出了笑脸,老天却没了笑脸。这个季节老天的眼泪淌十天半月是常事,难怪劳作的人们骂老天——前列腺坏了。大辣子想:“老天看到自己受窝囊的事都憋不住了,我还等什么?”大辣子把老天赐的雨水聚到平日修的蓄水池里,给小辣子上第一道菜——滴水灌溉。她像一个患前列腺病人排尿一样,把蓄水池里的水向小辣子家排。一滴水,在大辣子眼中是“舒心”药,可在小辣子心中就是“剧毒”药了。为这事,村子里的人也给上面领导反映过。小辣子说,我在自己的家燃柴草有什么错?大辣子说,我在自己的家旁边建个蓄水池有什么错,再说尿憋了要尿,蓄水池满了自然要流啊?上面的领导见两个不讲理的人,背着手气呼呼地走了。
    一天,大辣子的手机滴滴地响,她打开信息:“自今夜到明天,我地将迎来今年最大的强降雨天气。本次强降雨来袭快,水势大,并伴有短时大风、雷电等强对流天气,望大家提前做好防范工作!”大辣子看完信息,心里乐开了花,她酝酿着上给小辣子的第二道菜——飞流直下。
    半夜,一阵锣声惊醒了村子里的人。大家急急忙忙披着雨衣或撑着雨伞到村南大场上集合了。此时,雨像帘子,越下越大。四野黑洞洞的,只听见咆哮的水声。
    突然,大家听到一声巨响——声音从大辣子和小辣子家的方向传来。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意外效果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