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散文随笔 >> 作品推荐 >> 浏览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

来源:西北文学网 作者:鹏飞 阅读: 2015年12月24日
 
    我的父亲、母亲,是中国现代社会地地道道的农民,是中国十二亿农民中普通的一员。没有多么高贵的血统;没有多么富裕的家境。他们只靠自己一双磨起老茧、皲裂、勤劳的双手,整日忙碌在农村一亩三分黄土地上,辛勤的耕耘,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地。
    一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淡的生活,他们用勤劳、憨厚、朴实、善良的胸怀,抒写着中国十二亿农民老实本分、与世无争、解决温饱的缩影;用热爱生活、向往美好未来的方式,诠释着农民精心呵护一亩三分地,土地,永远是他们的生存之道,视土地为自己生存的命根子;和每一寸黄土地,都世世代代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时刻眷恋着脚下那一片朴实、憨厚的黄土,常年在它上面精耕细作,认真呵护!盼年年风调雨顺,岁岁五谷丰登,来年都有个好年景,来个好收成!
    时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趱少年。一眨眼的的功夫,让无情的时光,在我父亲、母亲的额头上,镌刻下深深浅浅苍老的沟壑,一根根青丝,染成了满头白霜。把岁月带来的沧桑,全部都印在他们的脸上。猛然间回首,看到他们那花白、花白的头发,染红了夕阳下的半边天!我的父亲、母亲一下子感觉到老了许多!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党的红旗下。经历了58年社会主义的“大跃进”,饱尝了60年全国带来的饥荒;目睹了席卷全国十年“文化大革命”,到处贴满批林、批孔,世道带来的沧桑巨变。
    由于特殊社会时期,特殊环境的影响,父亲勉强读完完小,会算两位数的加减乘除;母亲上学三天半,只学会了写个自己的名字。他们就匆匆地离开了求学知识的校门,走向社会主义社会,年幼无知的他们,踏进了农业合作社,也叫生产大队农业社,开始了“农业学大寨”的农村社会主义建设。
    每天上工之前,在伟大领袖毛主席像面前早请示,整天上山下乡,整修梯田、兴修水利、深翻土地。当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下工的时候,还要在毛主席像面前进行工作汇报。
    就在这个特殊的年代,没多读一点书,多学一些文化,是我父亲、母亲这一代人终生的遗憾!
    当他们正值求学年龄的时候,时逢60、70年代,恰好赶上“大跃进”、“大炼钢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农业学大寨”、“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的社会主义初期阶段的政策,失去了他们学知识、学文化的良好机会,放下书包,走进了生产大队,开始挣工分,吃大锅饭。每天挣扎在饱一顿、饿一顿的温饱线上。
    随着80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顺利召开,改革开放的号角,响彻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解散大锅饭、农村联产土地承包责任制的好政策,犹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吹醒了“上工等敲钟,工地乱混哄,下工一窝蜂”社会带来的弊端。
    从此,我的父亲、母亲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开始了在贫瘠的一亩三分地上,整日、整夜精心的呵护!
    为了供我们兄弟姐们上学,多读些书,多学些文化知识,将来实现他们未完成的心愿,他们省吃简用、起早贪黑,每天奔波在自己承包的一亩三分黄土地上,用薄种多收的原始耕作方式,精心的呵护一亩三分贫瘠的土地,狠不得让出产金豆子。
    为了揍足我们的学杂费,书本费,在自己种的一亩三分土地上,多种一些名字叫胡麻的农作物,(胡麻可以榨取植物油,味道和芝麻、花生油媲美,营养价值特高。)在80年代那时候一斤,能卖0.30元,上交粮管所,换取人民币,供我们孩子们上学,希望我们孩子几个,多学文化知识,迈出农门,走出偏僻落后的小山村。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依靠承包国家的一亩三分地,生活了一辈子。
    在我的记忆里起,在国家改革开放,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几年,每年秋收完毕,颗粒归仓的时候,承包土地的每户农家,都要给国家纳税,叫“公粮、购粮、油料”等。直到现在,这些赋税名词,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是一种模糊的概念。
    只记得每年年底,父亲、母亲把当年产下来的小麦、胡麻选颗粒最饱满的经过仔细赛选,反复在太阳下面晾晒,干透后装在大袋子里,让毛驴驮上,到三十公里以外的粮管所给国家上粮缴税。
    那时候,年幼无知的我,看到母亲仔细的挑选、晾晒粮食,我在旁边问母亲,“以后我们可以吃到白面油馍馍了!”
    母亲摸着我的头,笑的说道:“这是给国家交的,国家给我们土地,我们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种了,给国家上缴公粮、购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自古以来,历史上哪个朝代,有这样好的社会,土地永远是属于农民的,一直不变!
    每当上缴公粮、购粮的那一天,父亲、母亲起来的特别早,鸡叫三遍的时候母亲已经给父亲张罗好了早饭,让早点赶上毛驴给国家上缴粮税。父亲上缴公粮、购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漫天繁星,我们兄弟姐们几个,一直没睡,等着父亲,因为父亲每次回来,都给我们几个,用上完公购粮多余的粮食,让粮管所折合成人民币,给我们在集市上,买几枚水果糖,带回来让我们吃。在我的记忆里,那个时代的水果糖,是世界上最甜、最好吃的!
    在八十年代,地处贫困落后偏远山区的黄土地大山深处的孩子来说,不逢过年过节,能吃上一枚水果糖,一种奢望。把一枚水果糖含在嘴里,含几分钟,又重新吐出来,用糖纸包好,装在兜里,等一段时间,又拿出来,重新含在嘴了,就这样吃水果糖。
    我的父亲、母亲是是一个平凡的再不能平凡的人,老实憨厚,从不和左邻右舍计较,平时和睦相处,俗话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哪家有三灾八难,我父亲、母亲,热心的去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再加上我父亲在60、70年代,党派去学过乡村赤脚医生,一般的头疼、感冒、发烧,他能给予及时的治疗。特别对于中医、婴幼儿针灸、推拿方面,由于刻苦钻研,加上临床实践,有一套独特的治疗方法。
    只要十里八乡,谁家的小孩生病了,来找他求医诊治,不论家里农活多忙,他一定先放下手中的农活,第一时间赶到患者的家中,给予艾灸、推拿、扎针等特殊的治疗。在缺医少药的边远山区,让患者得到及时的治疗,他一生从来没收取一分钱的费用。家中农活的担子都压在了我母亲的肩上,也从来没抱怨过我父亲一句怨言。
    在我们十里八乡,说起我父亲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论男女老少,他们见到我父亲,只要在他们家看过病的,都亲切地称呼我父亲“神仙大大”(方言神仙大伯的意思)。在婴幼儿针灸、推拿治疗方面,一直受到乡亲们极高的赞誉。
    由于他从医的高尚医德、医风。一生未完成的愿望,都寄托在了我们孩子身上,让我们继续学医学。我上的是医学院校;我弟弟上的是畜牧兽医院校。
    我弟弟学兽医,都是我父亲的想法,因为在60、70年代的农村,没有现代化农业生产机械,这里的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全靠牛、马、驴来完成,一旦牲口生病,没得到及时的救治而死去,这家农户的农业生产全部瘫痪。我父亲才让我弟弟考上农业大学,选择了畜牧专业,学了畜牧兽医。
    家里珍藏着一本纸片发黄,线装、雕版印刷的《元亨疗马集》,是专门给牲口治病的医学书籍,也是一本很早、很早的古书。八十年代,有人曾给我父亲给价格1000元人民币收买。我父亲都没答应,现在是我父亲传给我弟的价格连城的传家宝。
    我学医、从医的时候,每次回家见到我父亲,他永远给我说这样一句话:“医者父母心”,当医生不但要有精湛的医术,而且要有高尚的医德,视患者如父母…..”这样不断地教导我!
    在80、90年代,大西北黄土地上的普通农民家庭,供几个孩子上学,我的父亲、母亲节衣缩食,从没穿过一件新衣服,我和我弟弟上学的钱,都是从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家,东筹西借的,直到我们都参加工作,才陆续还清。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生在新生会,长在红旗下,由于他们的母亲都去世的早,也是苦命的孩子。我奶奶因病去世时,我父亲年满不到十二周岁,和他八岁的弟弟,我叔叔相依为命,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长大的。时逢新社会,赶上了穷人时代的好社会、好政策,在共产党旗帜明媚的阳光下长大成人。
    母亲由于家底好,我的姥姥,她的母亲去世,受的罪没有我父亲的多,但也永远失去了母亲温暖的爱,橡根稻草,在党的关怀下长大!
    由于他们过早的失去的母爱,一生都倾洒在我们几个孩子身上,我们小时候,父亲、母亲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给予了我们无限的父爱、母爱。在他们的精心呵护、教育下,我们才长大到了今天!有了自己的理想和人生的目标!
    至今,我的父亲还珍藏着我奶奶用过的一条黑颜色的头巾,用来包裹着他的一些医学之类的书籍,把永远思念我奶奶,他母亲浓浓的情意,永远寄托在我奶奶唯一留下的遗物,那一条黑色的头巾上,每隔一段时间,他一定拿出来看看。默默地注视一会儿,表达着对我奶奶永恒的挂牵!
    我的父亲、母亲虽然是一名中国最普通不过的农民,但他们永远热爱生活,感谢新社会共产党带给他们的温暖,在红旗的关怀下长大成人,视共产党为再生父母。
至今,我的父亲、母亲经常教育我们几个孩子,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工作,不求功名,在利益面前,以国家利益为重,不计较个人利益的得失,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国共产党员,一心跟着党走!
    今天,我的父亲、母亲已经年过花甲,虽然没种地,但在他们的心里,一直眷恋着农村家乡那一亩三分地!他们最热爱的皇天厚土!生于、养育我们长大成人,大西北那片贫瘠的黄土地!一直没离开过黄土地半步!(2015年12月23日夜与蒙古国)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静宁苹果赋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