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散文随笔 >> 散文原创 >> 浏览文章

门卫张

来源:作者原创 作者:黄俊 阅读: 2013年07月22日
 

    最近,我特别想念“门卫张”。
    “门卫张”不是他的真名,因他姓张,又待人和善,平易近人,所以,学校上至领导,下至学生,不论年长年幼,还是男的女的,见面为了方便称呼,特意给他起了这么个亲切的名号。以至于熟识了他的学生家长也都这么称呼他。
    今年,为了加强学校治安工作,学校的门卫换成了两个年轻人,听说是退伍军人,上岗前还受过专门训练。按照上面的意思说,学校有了专业的门卫,学校安全才有保证。门卫张自然被辞退了。
    一天,我临时接到通知到县文联参加研讨交流会。可是,到了校门口,大门紧锁,值班室却没人,我从墙上贴的电话一览表中找到了门卫的电话,拨通后问他在哪里,他说在街道闲逛。我说:“我有事要出门。”他却说:“不行,学校规定上课时间,不许随便出入。”还没等我再说话他就挂了电话。结果我没能按时参加会议,小伙子也被学校领导狠狠地批评了一通,从那以后,他对我有了成见,见了面总没好脸色。
    一次,快递员给一位老师送他网上邮购的手机,因为是星期天,这位老师不在学校,电话联系同意后,快递员就让门卫签字代收了。可是,星期天下午,这位老师到值班室取东西时,门卫才发现邮包不翼而飞了。好在学校有监控录像,调出一看,才知道,快递员趁门卫不注意时,又在外边从开着的窗户里把邮包拿走了。邮包虽说原封未动的拿回来了,但新门卫人做事谁都不放心。
    或许是出于年轻,或许是缺乏经验,这两位新门卫,总是过失不断。
    这不,丢邮包事件刚结束,又发生了意外。每天中午和下午,家在附近的学生要回家吃饭,必须佩戴学校统一制作的身份证牌,但两位门卫嫌一个个查看太麻烦,只要看见学生胸前佩戴着牌子就放行,结果,出了门的学生把自己的身份牌从透视围墙里递给另一个同学,学生有了佩戴在胸前的牌子就大摇大摆出了校门。一天午休时,宿舍缺了很多学生,值班老师到门房查登记薄,当天却没有一名学生出校的签字记录。等这些学生到校查问后才知道,问题还是出在门卫身上。
    最叫人担惊的事还在后边。
    一天下午,一位老师进七年级某班上课时发现缺了三个学生,问班里同学,说是午休时他们就离校了,问班主任,说他们并没有请假。这时,班主任急了,到门卫处询问,费了好大劲,其中一个门卫才回忆起午休前,确实有两名学生搀着一个学生说是要出去看病,他问给老师请假了吗,其中一个学生说老师回家了,他们到学校附近诊所看完病就回来,他就没多问让走了,谁能想到是几个逃学的学生。班主任会同几个老师、学生家长,在县城找到天黑也没见到这三个学生的影子。因为,学生是从学校离开的,家长们吵着嚷着向办主任要孩子,问学校讨“孩子为啥逃学”的说法。最后,学校不得不报案,在派出所民警帮助下,三天后,找到了这三个学生,一问才知,他们早有了不想读书的念头,只是没钱,周末好不容易向家长骗来了路费才伺机逃跑的。这时候,班主任们都说:“还是门卫张守门负责人。” 事情总算有惊无险。
    一天,家里有点事耽误了一些时间,我正要走进大门时,被一个中年男子拦住:“学校有规定,不许校外闲人进入。”我说:“你是谁?我是学校教师,不是校外闲人。”他说:“我是新来的门卫,你说出名字,我问一下,看你是不是学校教师再说。”他最后还是打电话到办公室问清了才让我进了门。
    事后,我才从同事口中得知,学校辞退了哪两个青年门卫,又聘用了一个中年新门卫。这位门卫守门特小心,平时,只把电动门开个人侧身才能进来的距离,那些骑摩托和自行车的教师,只好把车子放在大门外,结果,不是你今天丢自行车,就是他明天丢摩托车,同事们都说还是门卫张在时啥事都方便。家长也跟我说,现在的门卫太原则,给孩子送东西非要等到下课才行,还是以前那个姓张的门卫好。
    他们这一说,使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门卫张,跟他相处的一件件往事也猛然间浮现在眼前。
    学校刚建校那会儿,教师没有娱乐活动的场所,下午饭后,大家不约而同地都到门卫值班室,坐在门卫张的床上打打扑克,下下象棋,你要喝水,他要抽烟,门卫张就总是跑前跑后的忙着。后来,人多了,值班室做不下,门卫张就做了一张小矮桌,修理了几个坏凳子,让大家闲暇时坐在值班室外玩,每天下午饭后,门卫值班室是最热闹最吸引人的地方。
    晚上,有时学生突然生病了,管理宿舍的生活老师就会给班主任或家长通知,门卫张就早早的开着门,守在门房,直到老师或家长进校把生病的学生送去医院,他才能锁好门上床休息。
    尽管学校规定晚上10点钟以后,不许随便打开校门,让人出入,住在学校的职工也必须在10点前返校。但学校青年教师多,晚上下班了,总爱三五人相约去街上转一转,门卫张很能理解这些青年人,只要看见他们有人出去,就会虚掩着校门坐在值班室,等到他们一个个进了门,门卫张才锁好大门去休息。时间久了,那些年轻人过意不去,就想给他买几包烟或一瓶酒表示感谢。可他总是推辞不要,还笑着说:“我是个守门人,就是为大家服务的。”还要坚持给,他就沉着脸说:“怎么,我背着领导给你提供方便,你是想砸我这碗饭,还是想让学校领导知道你们经常外出啊。”这些青年人听了,个个乖乖地拿着礼品走了。
    谁都知道,学校门卫的主要职责就是守门,不让外界闲杂人随意进门,也不能让学生进校后随便出门。门卫张不仅仅是这一方面尽职尽责,还自愿做着许多不该他做的事,或者说总是默默地做着别人不愿做的事。
    学校学生中独生子女多,虽说学校吃住条件特优越,学校饭菜不论是品种和口味上,还是价格和卫生上也都实现严格的管理。尽管如此,总有家长担心孩子吃不好,所以,几乎天天有家长在家里做好饭菜,或是买了食品水果送到学校,门卫张就严格按照学校的要求,不让一个家长随意进门,但他也不会硬把家长拒之门外,而是把家长带来的东西收下,让他们把自己孩子的年级班级、班主任名字都写在他准备的纸条上贴好,然后,他又把学生的姓名一一写在值班室前立的那块黑板上,中午吃饭时间一到,学生们都会来到这块黑板上查看,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就进值班室签字认领自己的东西。门卫张做这件事受苦受累,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不说,有时还会遭到家长的指责和辱骂,但他却从不还言,也不抱怨,默默地一如既往地做着。
    学校骑自行车的教师和学生多,今天,你的自行车车胎爆了,明天,他的自行车链子断了。学校离修理店远,一旦自行车坏了,上下班总不方便,情急之下都找门卫张帮忙,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后来,他还自掏腰包买了充气筒、扳手和胶水等,当起了免费的自行车修理师。
    门卫张总闲不住,他在值班室内室外养了很多盆花,闲暇时,就松松土浇浇水。这不算啥,值得提一提的是春去夏来,校园的花园里杂草丛生,中午,师生休息了,他就拿着锄头顶着烈日清理花园的杂草,他还会育种许多花苗,看见花园的花分布不均时,在下雨天及时补栽。校园的大小树木该浇水就浇水,该松土就松土,能剪枝了就剪枝,有他的精心管护,校园从春到秋,总是绿树成荫,花团锦簇,芳香扑鼻,蝶飞凤舞……冬天,遇上下雪天,他就早早起床,把校园的积雪打扫的干干净净。
    不论是给学校送报刊杂邮局的邮递员,还是物流公司送物品的快递员,送到门卫张的值班室,由他代签就行了,学校负责报刊杂志收发工作的同志,每天进校时,到值班室拿上报刊杂志再分发,门卫张在岗那几年,连一张报纸都没缺少过。教师们网购了物品被送到值班室放着,上班下班出门时顺手就可以带回家。有了门卫张的帮助,大家从不跑冤枉路,也不用多担心。
    我平时只要有时间,就喜欢跟门卫张坐下来闲聊。一次,我半开玩笑地说:“门卫张,你看好门就行了,做那些不该自己做的事图个啥,学校又不多给一分钱?”他笑着说:“你以为我吃亏了吗?其实,多活动活动筋骨对我的身体健康来说是件好事。”一句朴实的不能在朴实的话,让你还能再说什么,还能乱猜想啥呢。
    ……
    今年夏季,雨水特别的多,校园的杂草发疯似地生长,学校领导看见花园里杂草长起来没有人能及时清理时,也会念叨说:“门卫张在那会儿,花园里从不见一棵草,唉,可惜了这个门卫张。”
    此时,我也更加想念门卫张,并把一切想念化作默默祝愿,愿他一切安好。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下一篇:月是故乡明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