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散文随笔 >> 散文原创 >> 浏览文章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来源:作者原创 作者:刘文学 阅读: 2013年07月22日
 

    你吹皱一池秋水,迷蒙忙乱之间,看穿的只是繁星数点。怅惘转身时刻,有竹篱茅店鸡唱三更。大梦初觉,醒来的也只是微曦的清晨。人生的脚步,一如这长川峡谷的溪流大水,但有源头渗出活水,便有一如既往的推力由于不得你自己地被推入命运的轨道,朝着千山万壑、溟濛幽深处走去。
    “南朝多少伤情事,至今犹唱后庭花。”
    生于富贵温柔之乡的南唐后主李煜,诗歌才情堪称才子,可是错为人主。担负治理国家的大任却是柔不胜力,昏聩无能。贪生忘死后的结果是“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可是他醉生梦死后的这两句诗词,倒也有点豪放气概“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亡国之君的最后疼彻目光,终于有了开阔的远望。时至今日,我心如此,于萧瑟苍茫处聊读史书,到也为地域和生时的环境及命运,为此人惋惜;
    一怪是上天,不应该把一个写入中国文学史的才子,生在帝王家。自古中外多少人杰才俊写出彪炳青史的著作,无不是历尽坎坷磨难,于艰辛厄运之中,感悟人生,顿悟真理,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尔著春秋,太史公辱而书《史记》。大才良臣如此,就是孔圣人也是如此。都是先受尽磨难挫折,然后千古留名。可是李煜此人却是反常,生于江南一隅的南朝帝王之家,生而就是要做皇帝。南唐君臣被富贵之乡浪漫且富幻想的文学之气濡染,治国却用诗歌酬唱,朝堂上下,田野域外,都是浓词艳句,文学造诣达到一个历史上为止叹息的高度,但是对于虎视眈眈,丝毫容不下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的北宋,只能是听天由命,得过且过,能乐几回就赶紧乐几回。至今想起令人叹惋;削铁如泥的宝剑和柔弱无骨的羊毫笔相比,恰如是拿纸盔甲抵挡丈八长矛,天渊之别。文人的笔下奔走千年,塑造灵魂和浩如烟海的史册舞弄笔墨春秋可以无人能敌。但是但有金戈铁马袭来,只能做羊入虎口。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
    二怪在江南富贵之乡立国建业的南唐,锦绣河山造就的锦心绣口,始终离不开六朝烟水气息。占尽天时地利,却少了糙风酷雨的磨砺吹拂。在襁褓里就被诗歌浪漫浸染的李煜,他无可选择地被推入才情横溢掩盖之下苟延残喘的国事之中。被一群没脊梁骨大臣的包围下,他是先杀还有骨气,能决死一战的武臣。最后以为违命侯的耻辱身份,终日以泪洗面。假如李煜能历遍北方浩大坚硬的生死土地。见过西部蛮壮豪勇的战士,他可能不会落到没一丝豪情的任人宰割。
    自古西方庚辛金,东方甲乙木。西方属金,便有土地辽阔,衍生的土著个个体魄健壮,平日间斗牛走马,在严酷的大自然里谋取生存的口粮。一有战事,即刻就是不知生死为何物,拼死冲锋陷阵为乐事的战士。所以,秦嬴政统一六国,能决胜于万里之外,依靠的就是这些西部勇士。无怪乎今天人人参观西安城外的兵马俑,面对那些异化于中原居民的面孔,只能做历史长叹。可性质属木的东方呢?柔风细雨,遍地桑麻嘉树。一条金陵秦淮的胭脂水,把六朝歌女的哀怨暮楚成就了文人骚客演绎风情的留恋之地。无怪乎文人说尽繁华春梦的诗歌散文,让豪杰做了尽失壮志的慨叹之地的,就是这柔软可造,雕梁画栋的木质江南。所以,你就是把李煜之外的其他人主良相放在这里,日久也是被熏染的才情万丈,可是对金戈宝刀陌生的没有力气舞弄了……
    一个东方的木质碧绿世界,春华秋实尽显江山瑰丽色彩。相比之下的西部,拿起古书,开篇就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至今有些南方人说起西部的城市兰州西宁或者银川,立马就是“你们还骑着骆驼上班出行吗?”作为西部的士人,也是只好苦笑解释,内心倒想有骆驼骑倒好。正如古人唱的,风吹草地见牛羊,那只是梦里。金戈铁马相斗争夺千年。无数次的烧杀毁灭,已经把黄河文明的气韵彻底消耗殆尽,哪里还有风吹草低,是风吹沙地见荒凉吧…… 好在二十年前胡耀邦当政时提出的种草种树,反弹琵琶。使得无数在黄土里消耗生态的西部农民一夜之间放弃犁锄,封山育林。当时对此政策情绪极其抵触,但是今天回头看,对那位瘦小但有雄才大略的总书记,倒是钦佩之极。今日的西部,比之二十年前,生态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少了无数个贫血且广种薄收的贫瘠土地山峁。多了无数个绿化地。没有饿死一个人,到给西部的农民开辟了无数个收获的门路。
    说过了东西部的比较,罗嗦了几多废话,比帝王,比地域,比历史,不能比的就是世事。
    中国的读书人,读书求知后,必须让人知道你皮囊里有几多好货供世人欣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个人修造多深,空头理论没地方施展,那只能是牛皮灯笼,你自己肚里明,可是他人看不到你的光亮。所以就连老夫子也是如此,列国游说,推销自己,想致仕却无人欣赏。倒是晚清的曾文正公,文人致仕后的典范就是一介书生起事,进退有节,力挽狂澜于危难时节。其修身之道德文章,可圈可点。天时地利人和无不被曾国藩占尽。但是他内心时刻最清醒的是成就自己的湘军,作为重臣大僚,以子弟兵的湘军平定天平天国内乱后,众人酣醉他独醒。他此刻的清醒让他把自己一手缔造的湘军化为犁锄.最后功成身退,颐养天年。
    文人致仕,一直秃笔横扫千军的例子极少,曾文正公可谓经济策谋和万千精兵驰骋疆场有机结合最成功人。中国文人多以怀才不遇或者以文才而求机遇。大多不被利用而郁郁终生。或者被贬损老死蓬蒿。于是就有了苏东坡的“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心情佳句。可是有多少人又能有苏轼的这种情怀呢?文人林泉隐居,必须找个有好山好水的地方颐养天年,倒是极其佳美的好事。可是这是太平年景的想往。遇着战乱到处是盗匪饥荒撩人失眠,你跑到哪里做你的山林隐逸的旧梦?当今的时代,十亿人民九亿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文人熬油废灯写就的文章,要让众人看到,也必须自讨囊中物或者放下架子,募化几多银子自己出版,然后再自己推销。一个浮躁轻浮于孔方兄的时代,一个为了金钱不惜竭泽而渔的时间段,文化人的尴尬境地和苦辛又有多少人理解。文化与教育的血肉关系,尽然屈从于金钱的左右,那“洛阳纸贵”的时代还能再现啊?
    且不说文以载道,时下世风不正,人心不古。坊间畅销读物不是诲淫诲盗,凶杀暴力,就是虚空取物,胡编乱造以霍乱人心。作为新闻媒体的影视,打开屏幕就是纸醉金迷,辫子到处甩,艳情细说泛滥成灾。暴殄天物,夜夜笙歌。一掷千金奢靡无度的朱门浪漫,忘却了还有多少人食不果腹,温饱无望的境地。
    该懂得了!豪奢无度,必然物极必反,上干天怒,而后灾变苍黎。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但是荒淫无度和奢靡浪费,而后引发天象警示,再引起动荡的例子随处可见。但愿富贵温柔之乡处,不再被醉生梦死的脂粉气息所笼罩。我们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经历了太多的苦辛磨砺和苦难,有无数仁人志士和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所换来的统一安定和平江山,更不许由少数人的腐败的私欲而使得它遭到损毁……
    说过了太多的慨叹淡话,挥之不去的是满腹的惆怅,但是“身卑未敢忘忧国”,实现中华民族的强国梦,是每一位华夏子孙的共同理想。“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取像六合,才生成洁白,崇尚朴素的中华民族精神,必将会在更加美好的明天理智有序地实现自己的民族理想!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期待的幸福 下一篇:门卫张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