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散文随笔 >> 散文原创 >> 浏览文章

有些人,一别,音容两渺茫

来源:作者原创 作者:于晨 阅读: 2013年07月08日
 

    今夜,灯光下,紧握笔杆。
    积攒了半年的泪水瞬间决堤,心里好多好多的话想对您说,可您,可您再也听不到了!再也,再也听不到了。半年来,我一直拒绝所有人提起您,我一直觉得您还在,一直在,还像我小时候那样呼唤着“女女,女女。”一声声,画面会一直定格在我离开家那天您操着手笑呵呵的站在村口送我离去的那一刻。
    可,我知道,您还是离开我了。您,成了我心里一段难以触及的伤。
    三月,草长莺飞,杨柳依依,我在紧张忙碌的高考备战气氛中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着,一个月来没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整天埋头做着那些永远做不完的练习。终于有一天,老师说爸爸打电话叫我回家,我才感觉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您身体一直不好,我走时您还在生病,还坚持去送我。
    拎着包一路狂奔到车站,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怎样走到家门口的,看见里面跪了一地的人,看着爸爸和姑姑的撕心裂肺,爷爷,你知道吗,我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个家给抛弃了。这么多天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走进去是没有一个人理我,没有人为我准备孝服,好像我只是一个路人一样。我就那样一个人走进您的屋子……翻着您穿过的衣服,翻着那些老照片,还有我小时候玩过的洋娃娃……满满的一箱子。
    噢,这件深蓝色的衣服您已经穿了八年,是我十岁那年妈妈找人给您做的,那是我淘气用小刀划破了右边的袖子,您笑呵呵的给缝上了。这件白色的衬衫是我去年夏天用这些年的第一笔稿费买的,那时候收麦子您说会弄脏,等不忙了再穿,可您一直在忙,一直忙到了离开这个世界。衬衫还是刚买回来时的味道,我知道您一直放着没舍得穿。还有,那件黑色的线衣,上面好多个补丁,可您还是舍不得扔,您说是奶奶那时候给您买的,穿着它觉得奶奶还在。呵呵,这下好了,你们又可以在一起了……还有,还有,这儿仅有的两张照片,一张是我六岁那年和弟弟的合影,一张是我第一次走进高中校园时拍的,您一直好好保存着。也许,您想女女了会拿出来看看吧!可女女不懂事,这么长时间才会来看您,而且,一切都来不及了……
    箱子里的洋娃娃应该是被妈妈扔了后您偷偷捡回来的吧,那是您买给我的,后老我不喜欢了就给扔到了一边,我用过的每一样小玩具您都给细心收藏着。还有,从小到大,您有什么好吃的总背着爸爸妈妈留给我,弟弟总说您偏心,可您还是那样疼着我,就算我再不懂事。有时候,我总在想,等我有一天长大了,一定带您去好多好多地方看看,让您不再因为没完没了的农活忙碌,让您不再因为家里缺钱热省吃俭用……
    还有,那几本书都好旧了,都看不清里面的字了,因该是很久以前的书了吧。我知道里面的故事您早已烂熟于心,小时候我是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那些流传千年的神话故事,那些讲述孝义伦理的二十四孝故事,还有那些您自己改变的连环故事……感觉您无所不知,直到我上学。您喜欢读书读报纸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过,我和弟弟的课本,您一有时间就拿出来翻翻,遇到不懂的还会像个小孩一样拿来问我们。记得我离开的前一天您拿着一张报纸指给我一篇新闻,我瞄了一眼是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时因为要开学心里急着准备东西就很不耐烦的把您推到了一边,没想到开学模拟考的第一道题就提到了那篇材料,呵呵,爷爷,宁海可以未卜先知啊!只是,再也,再也没有人拿着书问我不认识的字,拿着报纸叫我看了……
    爷爷,您一直想去县城的森林公园看看,想去看看县博物馆的那些西周文物,想去看看新修好的灵台,想去看看治理后的达溪,我答应过您等我高考完了以后就带您去的,可您,还是没等我,就那样悄悄地走了……
    那所医院离我那么近,可家里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怕影响我学习?可,他们却让您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您一定特想再看见您的小孙女吧!后来有一天姑姑告诉我当时您嘴里一直念叨着我的名字,“女女,女女,……”她说您住院以前悄悄把身上的几百块钱塞给她让交给我,那是过年是爸爸给您的,听着听着,就跑了出去……我不要,不要,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您好好的,就够了。我不去学校了,我陪您养好病,我带您去荆山,我只要您好好的活着……可一切,都来不及了,留下我,面对着偌大的世界向您忏悔。
    您下葬的前一晚,家里人来找到我,那时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婚生物力的挪到了您的灵位前,他们叫我在看您最后一眼,我紧闭着眼睛,任凭眼泪那样留着,我不敢相信昔日那样慈爱的您会这样躺在我面前,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接受。从回家到那一刻,我没为您烧过一张纸,没点过一炷香,没磕过一个头,没守过一刻灵,也许所有人都在说我没心没肺,可那种心痛,却是别人无法体会的……最终我还是没有看您,我想,就让记忆中您留给我的最后一面成为永远的记忆铭刻在生命中吧……
    对了,您屋子里还放着大半瓶“柳湖春”,很劣质的白酒,过年时,我要喝酒,爸爸不让,您说少喝点没关系,于是我们爷孙俩就在那喝了大半天,这半瓶酒应该是那天和您喝剩下的吧!
    晚上,客人喝酒,本来应该是爸爸去敬他们的,可他不能喝酒,于是我抓起那大半瓶酒轮流去敬他们,就那样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谁也劝不住,后来干脆没人劝了,那大半瓶酒就在说有人惊愕的眼神中被我喝完了,可我没醉,从未有过的清醒……很理智的让妈妈为我找了件孝服,穿上,就那样静静跪了一夜。
    所有程序一步步过了,走出墓地,天已大亮,太阳露出了半边红透的脸,看着远处那片您安静地躺着的地方,突然间感觉自己长大了。也许,从这一刻起,我真的懂事了可以不再让您担心了。
    没有回家,在半路拦了辆车直接去了学校。接着又是紧张忙碌的备考生活,考试,上课,循环往复着,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伤心的事情,偶尔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思念会如潮水般泛滥,只是一个人咬着被子哭到天亮,然后又带着微笑去面对新的一天。生变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依然会忙里偷闲的去狂欢一场,依然在青春轨道上笑颜如花,只是,我却再也没有那样的心境,越来越孤单。黑夜里,只有让眼泪去洗掉心里的伤。某一天,发现只要自己骗自己说您还在,您还在家等我,只要我考上大学就可以回家看您了,这样,心痛就能少一点。于是,就真的不会再想起了……
    自从那次到学校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转眼间到了高考,三天很快过去了。之后,同学们忙着搬东西,照相,回家。我在外面租了所房子,找了份工作,开始为生活奔波的日子,其实也是在逃避吧!又有人在说我没心没肺。可有些事,别人不懂,随便,没人明白,也,不需要。有些故事是该说给懂的人听。后来就是查分,报志愿,等待录取通知书。日子就这样无关痛痒的过着,波澜不惊,无关过去。
    终于有一天,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盼了这么多年的录取通知书,大红的信封,拿到的那一刻,眼泪洒了一地。爷爷,您看见了吗?您,最终还是没有盼到这一天,为什么不等等女女呢?为什么?为什么?我不顾周围人的眼光一路跑出了学校, 跑到了车站,我多想马上去您的坟前让您看到啊!多想,让您不留遗憾的安然离开啊!
    爷爷,今夜我站在大学校园里望着头顶的这轮明月,这应该也是故乡的那轮月儿吧!默默伫立,缅怀着那些不再拥有的岁月,时光匆匆,那些岁月已渐渐模糊,但有一种坚持却依然在。还记得那天在您坟前曾默默起誓,一定会坚定的往前走。我希望我回头,依然可以看见您安详地对我笑着,您悠远的目光一直在看着我往前走。(作者单位:甘肃政法学院)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云水禅心 下一篇:田埂,升起了两族人的希翼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