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散文随笔 >> 散文原创 >> 浏览文章

五月槐花香

来源:作者原创 作者:梁晓沛 阅读: 2013年05月05日
 

    鲜活的是槐花。白,缀着精巧的绿色花萼,或含苞,或微绽,一朵叠一朵,一朵叠一朵,成簇成串,飞舞点缀在繁茂的槐叶间,惹人爱怜。站在大槐树下,轻轻吸动鼻子,清凉的气息沁人肺腑,嘴里不由得泛出些口水。摘下一串槐花,急急撸下花瓣,一把塞进嘴里,嚼一下,香,脆,甜,终于尝到槐花诱人的味道。 儿时,每当槐花盛开时日,我常会急不可待地摘下好多串槐花,大吃一顿,以饱口福。那时,每年四五月间,人家门前,村子路边,沟畔崖边,村庄里里外外,处处槐花飘香。开出花的槐树,有的高大,有的矮小。有多年成长起来的老树,也有才栽下三两年的新树。一些树面容漂亮,一些树长相丑陋。它们,或独立在人家门前、深沟边沿;或三三两两,搭伴生长在田边地头、院里院外;也有成片集中生长在一起,在村民废弃掉的旧庄院内、在沟底、在荒坡静静生长,长得蓬蓬勃勃,长成五月乡村一道惹眼的风景。 槐花飘香的五月,在记忆里干净又温暖。既没有西北风带来的漫天飞尘,也没有春暖还寒时刮起的冷风。天气不冷不热,万物悄然生长。槐树呢,一点也不张扬,就悄悄地结出了成簇成串的洋槐花。这些小精灵似的小花朵,隐在槐树枝繁叶茂的身体当中,偷偷笑起来,把自己特有的香味无声息地散发到空气当中去,诱惑着人们的鼻子。闻香识花,凭着对槐花清香味道的特殊记忆,人们很快发现,槐花盛开了呀。
    槐花开了!
    要做槐花麦饭呀! 做槐花麦饭需要大量的槐花。自然,摘槐花的事,就落到了各家小孩头上。下午上学去,边出家门我边提醒妈,给我把装槐花的篮子准备好,放了学去摘槐花呀。果然,放学回到家,妈已把装槐花的篮子放在了厨房门口。吃饭时,妈问我,都和谁去摘槐花呀?我报上几位同学的大名。要出门了,妈跟出来叮咛,沟边的树不准摘,枝细的树不准摘,打过药的树更不能摘。摘多少算多少,记得早去早回。我嘴里答应着妈,脚下早就跑远了。
    那时,村人常去村外一个叫科园站的槐林摘槐花。这片槐林,是村里一位刘姓的人承包的。整整一面山坡上,全是洋槐树。科园站在半沟里。走在下沟路上,老远就闻到槐花香甜的味道。及至来到槐林边,里面早已人声鼎沸。一队、二队、三队……女人,孩子,熟识的,陌生的,拿着篮子和钩子,在槐林里蹿来蹿去。看准一树繁茂又没人摘的槐花,我和同学一起摘。摘槐花的工具很简单,一根夹柿子的竹竿即可。没有竹竿的孩子,随便找一根结实的长棍子,用刀将相对细的那头劈开,塞短短一截细树枝进去,便做成一根夹槐花的简易夹竿;也有人拿着一端绑了铁钩的竹竿,勾住果实累累的槐枝,用力一拧,将折断的槐枝勾下来,坐在树下从从容容撸槐花。我个头矮,又不会爬树,所以,总是站在地势高的地方,捡些不高不低的槐树下手。也有拿了姨妈家大竹竿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在半空里夹住一段槐树枝,左右绞扭,只听树上咯吱咯吱响,槐枝却总不掉下来。常常,我拿着的是自制的竹竿,夹取槐枝的端口总是松,夹不住树枝,急得把竿子夹口那头抱在怀里,使劲向里面塞细树枝。合适的细枝总不容易找到,遇到这种情况,就得满坡去找,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人群里有好说笑话的女人,放开嗓子开着不远处别一人的玩笑。孩子们听了她的话大笑,她就说,小孩子懂个啥,不准笑。说着走过来作势检查我们的篮子,看给妈妈摘满了没有。经常,我会碰上同学妈妈或队里的熟人,看我篮子没满,夹几枝繁茂的槐枝扔给我。
    不知不觉间,太阳早已落到天边。身上感到了凉意,树上的槐花也变得“花”起来。槐林里响起人们呼朋引伴的声音,妈喊孩子的,孩子寻妈的,同学相互喊着名字,槐林主人赶人们出林子,长长短短,高高低低,急急切切,各种声音在暮色四合的山坡上交织起伏。
    不用说,夜来灯下,家家竹筛里都盛满了白花花脆生生的洋槐花。第二天中午,挨家挨户的厨房里,都会飘出槐花麦饭的香气。刚出笼的麦饭白里透青,女人们用绿葱丝、红辣椒配饭,浇上刚烧煎的热油,在一片滋滋啦啦的响声里,村人们享受着五月里寻到的幸福。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梦中的樱花 下一篇:门前的丁香树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