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欢迎您! 今天是
西北文学 新闻中心 甘肃文艺 作家博客 文学社团 原创连载 出版信息 作家档案
公告 作家动态 征稿赛事 期刊杂志 原创作家 图书连载 新书推介 专题中心
西北文学网 >> 诗歌词赋 >> 现代诗歌 >> 浏览文章

纸质的时间(组诗)

来源:原创诗歌 作者:邵军祥 阅读: 2013年04月08日
 

                    2007年4月26日

                今夜,你走了
                母亲,熟稔的院落里
                倾泻着泪瀑
                香幡和纸钱
                伴着悲恸的哭声
                在四月的风中飘浮
 
                时间为憔悴的亡灵造像
                热爱子嗣如生命的心灯
                在你血肉干枯的唇边熄灭
     
                从现在开始
                我的衣扣不再掉落
                那长长的丝线
                竟成了阴阳相隔的游丝
                可恨吾侪空垂泪啊
 
                    1942年1月20日

                谁记得,一声啼哭
                在“财主”的庭院里
                哗响我一生最温暖的依怙
 
                母亲,你出生的时辰
                正是冰渣切断草根的时节
                你不知道
                外祖母忙乱的脚步
                和未来信奉佛的外祖父
                在夕阳下搓着手跺着脚
                太阳般守望着你的到来
 
                这个早晨,多不宁静
                战争的烽火在国土遍燃
                你不知道,祖父的田土和钱粮
                带给你的竟是剥削和欺压的罪名
                竟是灾难的匍匐和罪恶的延伸
 
                    1958年3月17日

                你第一次离家
                是坐着火车走的,母亲
                父亲守护着你
                火车是许多人间故事的开始
                江南的风好暖,拂着你
                芬芳了干旱的北方的花朵
               
                20岁的天空
                温柔如春的唇
                将在大跃进的热潮中
                轻吮爱情与生活的气息
 
                苦怆的西北高原
                火车穿过昨日的秋雨
                抵达了绿绿的江南
                哪一株将是你颔首的木棉
                如唇印,印在了城市的黄昏
 
                    1964年9月18日

                一夜无眠的是我的母亲
                天亮之前,火车未醒
                从这座北方的庭院中
                你走出,拂着20岁的发丝
                那些廊柱和飞檐的阴影
                便沉落了昨日的光彩
 
                只有一笺别信留在了江南
                你的祖父和父亲
                别无选择地让你坐在土地之中
                默读饥寒、劳顿和改造,
                那个拂晓
                母亲,你一定很累
                我17岁扶犁的那天也很累
 
                这个早晨,喜鹊叫着
                不动神色的秋天
                母亲从田里出来
                上帝赐给你第一个儿子
                同时也赐给你第一根白发
                点缀出北方女子的辛劳
 
                    1982年9月1日

                我在梦见母亲中惊醒
                那块母亲订婚的上海表
                在我的枕下彻夜的铿锵
                它说,你的儿子18岁了
                银白色的上海表或土地
               
                我的第一个青春之梦
                在幻想和现实之间上演
                时针与分针裁剪着晨昏
 
                仍是北方,我在梦中
                母亲18岁时的订婚礼物
                这如魔的手表
                让我藏到今天的深夜
                当年的幸福亦使我骄傲
                哦母亲
                冰雪之夜,哪里
                是我们自由出入的家门
 
                    1998年3月17日

                始于童年的惊惧
                今夜,我想起母亲
                山村的小院里
                大字报、学习班、工作组
                整风、批斗、交代、改造
                叫嚣的人群里传来的呵斥声
                漫过理智边缘的政治风暴
 
                那是交代前的洗礼吗
                那声音
                沿一脉殷殷坦荡的溪谷
                一直默默地流泻在我的心底
                成为晚睡时的一抹惊悸
 
                后来呢,我默念着
                默念时岁月如梦
                声音似剑,四肢如铁
                这是手啊
                从今夜的睡衣里伸出
                天堂的路,多么遥远
                我无法辨别母亲的身影
 
                    1960年1月22日

                这个冬天
                雪地上一定有鸟
                母亲的热炕暖着北方
                她的第一个女儿
                我的姐姐在襁褓中长大
 
                饥饿,疲惫、寒冷
                黑色的夜,挤压着
                雪地的冷光折断在门槛上
                令这个半是江南的女子
                从此,在黑暗中对话
                苍白如纸的,是我的父亲
                (此时,在千里之外
                正磨着技术革新的刀具)
 
                那一刻,母亲的感觉
                一定很疲惫
                她被自己的女儿唤醒
                如雪从树上摇曳
                雪说:百年难解,童年易逝
 
                    1968年1月15日

                今夜我想起了母亲
                3岁时,用那只上海表逗我
                用那张火车票哄我的母亲
 
                那照片中你多么端丽
                隐藏着某座城市的繁华
                沿着昨日的秋水
                母亲的头发欢畅地漂流
                她在想象生活
                想象竟是五彩的泡影
 
                后来给我讲孟姜女的故事
                然后用那红皮的语录
                教我识字,教我数数
                还是那朵微笑
                还是那汪守候
 
                岁月,已深陷沧海
                在时间的心隅里离合聚散
                力透纸背,深彻骨髓
                蓦然回首
                我不敢俯拾昨日的笑声
 
                    1985年8月26日

                车笛长啸,哦母亲
                你的儿子要离开那个小院
                昔日的学校
                已经游弋在青春的书页中了
 
                那时,怀揣着梦想
                离开了你的热炕和被窝
                沿着掌纹彪扬的方向
                我以手掩面
                难识祖先们黯昧的血液
                一直前行着
                穿过风雨穿过沧桑
 
                我将在繁华的学府里遍寻书籍
                查阅背叛、认同、遗忘和迷恋
                我粗大的掌心里紧攥着你的叮咛
                还是那汪艳丽
                守候着远去的归期
 
                    1989年2月19日

                这一天,母亲忙个不停
                冬日的雪天
                你娶到了第一个儿媳妇
                ——我的妻子
                欢乐的盛意指向你
                你完成了一件大事
                有人说,你真有福气
 
                这一天,母亲
                你在墓地看见火车了吗
                (你出嫁时的火车)
                那个给你亲手戴上戒指
                穿着中山服给工程师
                做着助手的父亲
                终于在叱咤和批斗之后
                屏住呼吸与性命
                守住了一隅小院
 
                从此,火车的呼啸声
                常使我满眼泪光
                你说,那是寻迹而来的魂魄
                铁路与火车在召唤你吗
 
                    1978年6月20日

                这天,黑色的蛇
                爬满了亲人的伤痛
                心被吞噬着,开始碎了
                你13岁的女儿
                我的心爱的妹妹
                带着她所有的依恋
                匆匆地离开了人间
 
                沿着亲人倾泻的泪瀑
                那一刻,你开始老了
                你说,火车还在
                诀别只是时间的影子
 
                阳光刚刚照耀
                母亲亦将落向故地
                像一颗被死神牵挂的核桃
                在病魔的夹缝里挣扎
 
                    1981年11月31日
 
                今夜,我想起了母亲
                简陋的庭院
                村委会的驻所
                造反派张贴大纸报的地方
                那是你们亲手筑起的家园
                以手扶墙,记忆片片剥落
 
                哦!母亲
                在被“遣散管制”的日子里
                你的白发纹丝不乱
                沉静如走向墓地的夕阳
 
                那个夜晚,你为我
                缝制纽扣的双手开始冰凉
                小院里的呜咽声告诉你
                我们开始长大

                    2005年4月26日

                这一天,天堂的路向你铺展
                我的天空坍塌着
                陷入悲恸的深渊
                母亲,我在异乡的风雨中
                在狭窄的庭院里,为你
                举行着一个必然降临的节日
 
                你看见了吗
                哦母亲,你的儿女
                因艰难和光照而成熟
                因成熟而思念
                因思念而迷惘
 
                穷不移志曲尽孝慈
                解衣推食恩施亲友
                在子嗣的心海里
                你的故事随时光流转
                我们的血液
                是你们延伸的一抹流红啊
 
                    2005年7月21日

                今夜,我想起了母亲
                父亲的最后一声叮咛
                画着一个黑色的句号
                白炽的火焰
                在时空中越来越暗
                火焰为他深爱着的土地祈祷
 
                辗转奔波,劳顿休闲
                哦母亲,你的儿女
                仍是土地的后裔
                在日月的庇护下
                捧着五谷和香烛
                伏在你们的墓前开始长大
                往事就这么借着我的身体
                滑过一道长长的血痕
                牵出一条绵长的路来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游子吟 下一篇:白羽鸡
 
版权所有:西北文学网 www.xbwenxue.com  网站备案证号:陇ICP备09002797号
站长总编:13239628898 QQ:610507633  技术支持QQ:411230828
 图书策划出版部:0931-4991806(传真) 外联部:0931-8414415 邮箱:xbwenxue01@163.com
地址: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统办三号楼(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南路13号) 邮编:730000